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寶塚伊莉莎白全翻譯ACT.1

★內容方面目前以1998年宙組之表演為主,之後也會再更新。*^^*
(有“◎”標示者即為曲名,及未用「」標示者則為歌詞的部分,
ACT.1譯者︰ShuHan ACT.2譯者:koyasu(就是敝人我)

↓網頁也有更新↓
http://koyasu.finito.fc2.com/elisabeth.htm

寶塚各組主要配役:

由"1996年雪組/1996年星組/1998年宙組/2002年花組/2005年月組"順序排列

死神Tod:一路真輝/麻路さき/姿月あさと/春野寿美礼/彩輝直

伊莉莎白:花總まり/白城あやか/花總まり/大鳥れい/奈じゅん

魯契尼:轟悠/紫吹淳/湖月わたる/奈じゅん/霧矢大夢

法蘭茲:高嶺ふぶき/稔幸/和央ようか/樹里咲穂/初風

蘇菲:朱未知留/出雲綾/出雲綾/夏美よう/美々杏里

魯道夫(幼)︰安蘭けい/月影瞳/初嶺まよ/望月理世/彩那音

魯道夫︰香寿たつき/絵麻緒ゆう/朝海ひかる/彩吹真央/大空祐飛

雖然列出了所有組別,
但我想主要還是以宙、花這兩組我比較寫得出感想吧...=▽=



ACT.1
第一場 プロローグ-(序曲)
 
音樂劇是以一場審判為開頭,
被審判的是殺害伊莉莎白的兇手-魯契尼,
魯契尼聲稱是伊莉莎白本身就有想死的念頭,
因此順著她的希望而結束她的生命,
但判官則說他必須要拿出證據,
因此喚起了伊莉莎白周遭的人們,
依據他們的證言來判斷魯契尼所說的是否為事實。
被喚起的人們包括伊莉莎白的丈夫-法蘭茲、兒子魯道夫、
伊莉莎白的父母、皇太后蘇菲、女官等等。
這些人們紛紛從棺木中走出,
各自訴說著他們眼中的伊莉莎白。
 
裁判長:「被告,魯契尼,義大利人,因殺害伊莉莎白王后被逮
     捕,結果在牢內自殺而死。」
魯契尼:「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到底是要讓我上天堂還是
     下地獄也差不多該決定了吧!」
裁判長:「不行!在你沒說出殺害王后的理由前不能讓你離
      開!」
魯契尼:「每天老是在問同樣的問題,我在這裡的時候,
     ハプスプルク早就滅亡了!」
裁判長:「快說出你的理由!」
魯契尼:「是皇后本人想死!」
裁判長:「胡說!不可能!」
魯契尼:「我可是有證人的喔。」
裁判長:「誰?」
魯契尼:「ハプスプルク家族,跟伊莉莎白一起生活的人們,
     來吧,大家從沉睡中醒來吧!
     訴說那個人的事,沒錯!就是伊莉莎白!」
 
◎プロローグ(序曲)/全體
 
全體:世界結束,光也消失了
生命潰決,靈魂舞蹈著
煩惱、哀傷、嫉妒、痛苦
夢與欲望 使人們狂亂
 
蘇菲:這些是為了伊莉莎白好才做的事
法蘭茲:我的妻子伊莉莎白
(世界結束,光也消失了)
 
路維加:全部都是為了她好才做的事
法蘭茲:非常獨特
(生命潰決,靈魂舞蹈著)
 
我們並沒有罪,沒有證據
小魯道夫:媽媽,在哪裡?
法蘭茲:總是出外旅行
(煩惱、哀傷、嫉妒、痛苦)
 
蘇菲:她追求的東西實在太多
小魯道夫:請妳回來
法蘭茲:即使求她也不回來
(夢與欲望 使人們狂亂)
 
馬克斯:不是名門貴族出身 
法蘭茲:討厭人們(伊莉莎白)
    總是用扇子遮著臉(遮住臉)
 
魯道夫:媽媽跟我很相似,應該容易互相了解
    喜歡自由
    (伊莉莎白)
 
小魯道夫:孤獨一個人
    (一個人徬徨著好像在追求什麼)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伊莉莎白
沒有人知道伊莉莎白的愛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伊莉莎白
沒有人知道伊莉莎白的愛
 
魯契尼:「注意!黃泉的帝王,Tod閣下!人們又稱呼他為-死。」
 
◎私を燃やす愛(將我燃燒的愛)/Tod
Tod:
天使歌唱的是歡樂 惡魔歌唱的是痛苦
人們所唱的那首歌,是將我燃燒的愛
我奪取人們的生命,冷酷地玩弄著
唯一的失誤就是,對皇后的愛
 
裁判長:「你在說什麼,魯契尼?死神會有愛?
     不要再說夢話了!」
魯契尼:「你看不到嗎,裁判長?
     那可是Tod閣下親手交給我的!」
裁判長:「那是你精神錯亂胡思亂想!」
魯契尼:「我是認真的!」
裁判長:「最後一個問題!主謀者是誰?」
魯契尼:「閣下,我可以說嗎?」
(伊莉莎白的肖像從旁被推出,少女伊莉莎白從其中一幅畫中走出)
 
第二場 ポッセンホーフェン城(珀森霍夫宮)
(伊莉莎白寫了首詩,內容大概就是希望能像鳥兒般自由在天空飛翔)
路維加:「西西,法文課的時間到了」
伊莉莎白:「是的,媽媽。
      爸爸!」
馬克斯:「噓!」
 
◎パパみたいに(我想像爸爸一樣)/伊莉莎白、馬克斯
 
伊莉莎白:
媽媽好像說過中午時有親戚的聚會
真想逃離這個無聊的地方
瞞著家庭教師
爸爸,帶我一起走吧
 
馬克斯:「不行的」
 
爸爸的興趣我全部都喜歡
 
馬克斯:「狩には 子供だ」
 
將夢寫成詩、馬術的競賽
我想要像爸爸一樣
馬克斯:「人生實在太短了,根本沒有空可以無聊,
     而且爸爸我啊,最討厭親戚的聚會了」
伊莉莎白:
今天被禁止爬樹(西西,妳太活潑了)
鋼索的練習也是(姐姐正在接受新娘課程)
跟弟弟們一起玩蕩鞦韆(要小心點喔)
瞞著家庭教師(後果我可不管喔)
為什麼不帶我一起走呢?(明天下午就回來了)
你要去外國旅行對吧?(我要出發了)
我想要自由地生活 就像吉普賽人一樣
隨心所欲
 
馬克斯:「再見,西西。」
 
照著自己的想法
 
馬克斯:「要當個好孩子喔」
 
我想要活得像爸爸一樣
(西西的法文老師登場)(法文)
伊莉莎白:「我最討厭法文了!
      我如果能像公主一樣,就什麼都可以做,
      要我示範給妳看嗎,夫人?」
(接著西西頑皮地跑走,母親路維加和姐姐海蓮娜登場)
 
第三場 シュタルンベルク湖畔(史坦貝爾格湖)
 
◎ようこそ、みなさま(歡迎大家的到來)(路維加、其他)
 
路維加:「海蓮娜」
海蓮娜:「是~~」
路維加:
歡迎各位,大家最近如何?我有重大的事要發表
「勿取つけて」
「氣取りまくって」
我家的大新聞
「是什麼?」
我女兒海蓮娜,是位美人對吧。新娘課程也十分完美
「我家的女兒更漂亮」
我要帶海蓮娜去バート・イシュル(Bad Ischl)
「バート・イシュル?」「可以隨便去嗎?」
我要去那裡見我的姐姐蘇菲
她找姪女海蓮娜有事
姐姐蘇菲是皇太后陛下
海蓮娜要去那邊相親
「我女兒海蓮娜,要跟奧地利皇帝法蘭茲陛下相親」
海蓮娜:「是的~~~」
「妳是說誰要去?」「海蓮娜」「是~~」
「父親到哪裡去了?」
「可以成為皇帝的親戚了!」
(此時西西卻與弟弟們玩起了走鋼索,
卻不小心地跌落,因此喪了命…………)
 
第四場 冥界~シシィの部屋(冥界~西西的房間)
(理應死亡的西西,被天使們帶到了黃泉的帝王-死神トート的面前,
不知トート被西西的美貌吸引還是…?(說真的,一開始看到這幕…
心想…トート你是戀童癖啊…@口@)
因此他決定讓西西再次得到生命回到人間,
而這麼做的條件是,他要伊莉莎白在活著的時候愛上他。)
 
◎エリザベート~愛と死の輪舞
 (伊莉莎白~愛與死的圓舞曲)/Tod
 
Tod:伊莉莎白,現在就迎接妳來黃泉的世界 
 
伊莉莎白:「黃泉的世界?讓我回去!」
 
妳那雙眼讓我胸口鬱悶,眼神就像要將我刺穿似的
連妳的呼氣都能將我俘獲,融化了我凍結的心
明明不過是個少女,卻崩壞了我的全部
不過就只是個人類,卻能震撼著我 
不奪走妳的生命,是因為希望能夠被活著的妳所愛
我現在踏入了這個名為愛的禁忌
在心中所萌生的這個思念,刻劃於全身
流著藍色血液的傷口,只有妳能治癒
我將妳的生命還給妳,那個時候妳將會將我忘記
在得到妳的愛之前,我會一直追著妳
不管到哪裡我都會追過去,
愛與死的圓舞曲
 
「西西!」「西西!」
「她動了!」「不會吧」
「西西!」「西西!」「還活著!」
伊莉莎白:「等一下!」
「妳看到誰了嗎?」「什麼人都沒有啊?」「是幻覺吧?」
 
伊莉莎白:
你的確是在那裡的(不要胡說),卻只有我看得到
(妳看到的是幻影)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卻記得,
(有點發燒)
是你救了我
 
「快躺下來,是神救了妳喔」
 
魯契尼:
「黃泉的帝王墜入愛河,死神愛上了人類,
 那,有人類會愛死神嗎?
 但是如果不會的話,兩人也就不能結合在一起,哈哈哈…」
 
第五場 謁見の間
 
魯契尼:
「啊,還有一個人,在維也那我們有位英俊的皇帝,法蘭茲。
 在他的支配下,有幾個小團體,
 皇太后蘇菲,她的諫言是絕對的」
 
◎皇帝の義務(皇帝的義務)/法蘭茲、蘇菲、其他
蘇菲:強勢、嚴、冷靜、冷酷
皇帝陛下在神的保護下,盡到對於臣民的全部義務
グリュンネ伯爵:大司教.ラウシャー殿
ラウシャー:請肅正壓制那些襲擊教會的激進派
蘇菲:這是怎麼回事?
 
法蘭茲:「許可」
 
不快一點的話 看清楚(皇帝陛下在神的保護下)
為了ハプスプルク的安泰(盡到對於臣民的全部義務)
 
魯契尼:「再來是一位母親─」
 
母親:「我兒子只是追求自由,」
(蘇菲:結構ね)
「請陛下慈悲,赦免他的死罪!」
 
法蘭茲: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蘇菲:強勢)
法蘭茲:我希望能被稱為大且善意的名君
(蘇菲:嚴、冷靜)
蘇菲:冷酷、冷靜、冷酷
法蘭茲:「飭回!」
母親:「陛下!陛下請您大發慈悲」
蘇菲:「還有什麼事嗎?グリュンネ伯爵?」
グリュンネ伯爵:「關於戰爭,シュバァルツレベルク有話要說。」
シュバァルツレベルク:我國應該要歸付俄羅斯,
           俄羅斯壓制了革命
シュバァルツレベルク:藉著這個機會將被奪去的搶回來,
           讓土耳其的一部分成為我國領土
 
法蘭茲:「你認為如何,グリュンネ伯爵??」
 
グリュンネ伯爵:英國不可能就這樣安靜袖手旁觀,同盟很困難
シュバァルツレベルク:「請做出決斷!」
蘇菲:「奧地利皇帝不需要做任何的決定!」
皇帝陛下在神的保護下,盡到對於臣民的全部義務
法蘭茲:早まらないで 見極めよう
(蘇菲:賢能、靈巧) (皇帝陛下有神的保護)
法蘭茲:ハプスプルク的安泰(ずるく)
(盡到對於臣民的全部義務)
陛下,馬車正在外面等著
蘇菲:各位,謁見就到此為止
但是,俄羅斯大使已經來好幾次…
蘇菲:戰爭交給…就好了。為了這個奧地利,你要結婚!
皇帝陛下有神的保護
「陛下!」
「陛下要去相親。」
 
第六場 バート・イシュル(Bad Ischl)
◎計画通り(計劃無法順利進行)/
 法蘭茲、蘇菲、魯契尼、其他
 
「好熱」
伊莉莎白一家,從ポッセンホーフェン來到バート・イシュル
路維加:「快來這裡,海蓮娜」
「是」「很漂亮喔」「怎麼辦」
魯契尼:女兒十分緊張
「沒問題的!」
魯契尼:父親偷偷摸摸
伊莉莎白:「等一下,爸爸!」
馬克斯:「噓!」
伊莉莎白:「好無聊,又好熱。」
魯契尼:
バート・イシュル的夏天十分酷熱,今年尤其特別
妹妹路維加跟姐姐蘇菲終於碰到面
蘇菲:「真慢呢!」
路維加:「天氣這麼熱,想要稍微休息一下」
蘇菲:「怎麼可以,陛下馬上就要來了」「讓我看看妳的臉,」
路維加:「到底丈夫在哪裡?西西,妳知道嗎?」
伊莉莎白:「不知道」
蘇菲:「真糟糕的洋裝,奇怪的髮型」
海蓮娜:「我立刻去換」
蘇菲:「來不及了,陛下已經在等了」海蓮娜:「是」
魯契尼:不可能如計劃所想的一樣,沒辦法像預定一般,出乎意料,很有趣!
 
蘇菲:「陛下,這就是我妹妹路維加。」
法蘭茲:「阿姨,好久不見了」
蘇菲:「姐姐海蓮娜,跟妹妹伊莉莎白」
魯契尼:母親們只顧著自己說話,女兒不斷出汗,
    終於皇帝一個人要做出決定
蘇菲:法蘭茲,說老實話你覺得她如何?
法蘭茲:她?
蘇菲:就是你的表姐
剛摘下來的水果 十分新鮮(真是羅蔓蒂克)
法蘭茲:杏仁般的眼睛,草莓般的唇(蘇菲:是安產形)
法蘭茲:今晚我要跟她跳舞
路維加:「既然這樣」蘇菲:「去邀她吧」
蘇菲:「快」
 
魯契尼:
不可能如計劃所想的一樣
沒辦法像預定一般,出乎意料,很有趣!
不可能如計劃所想的一樣
沒辦法像預定一般,出乎意料
出乎意料,很有趣!

(本來兩位母親也認定法蘭滋一定會看上海蓮娜的,
但是計劃就是偏偏無法如意地進行,
西西一出現在法蘭滋面前時,她的舉動就馬上吸引了他的目光,
當中要表現的就是西西的活潑好動吧(還像小狗般地跑去撿魯契尼丟出的橘子,
最後整個撲到地上…bb),
或者也同時表現出了其實西西還是個孩子…)
 

第七場 天と地の間
◎嵐も怖くない(即使是暴風雨也不怕)/法蘭茲、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接受了法蘭茲對她伸出的手,其他人退場)
法蘭茲:
「西西,不,伊莉莎白,我希望妳成為奧地利的皇后」
有些話必須要先跟妳說,皇帝不能只為了自己
而是要為了國家與臣民而活,走在危險的道路上
身為妻子的人也有同等重的負荷在等著
即使如此妳還願意過來的話,暴風雨我也不害怕
 
伊莉莎白:我該怎麼回答你才好呢
法蘭茲:我太急了嗎
伊莉莎白:你的心意我了解
法蘭茲:謝謝妳
(合唱)花時間蘊育這名為愛的花蕾
法蘭茲:我要給妳禮物,就當作是愛的證物
(伊莉莎白:太浪費了)
法蘭茲:戴上去看看(伊莉莎白:十分重的感覺)
(合唱)不管是怎樣的山脈,只要是跟你一起登上,
    暴風雨也不恐怖
法蘭茲:我喜歡妳,
(合唱)蘊育愛吧
 
魯契尼:「不可能如計劃所想的一樣…」
Tod:「沒辦法像預定一般,出乎意料,很有趣!」
魯契尼:「閣下!」
Tod:「被打亂計劃的不是我,是ハプスプルク家!」
 
(這個地方也很喜歡姿月(宙)的表現,真的讓人感到他是從內心憤怒爆發(笑)
他說出最後這一句台詞的時候,可以感受到他的怒火燃燒起來的感覺...
 春野(花)的話,感覺比較像是這樣的發展不順他的心,有點意氣上的發洩的感覺...?
 而且魯契尼的那句"不可能如計劃所想的一樣…"照理應該是話講到一半被Tod打斷,
 奈(花)居然還是把整句話講到最後...這部分感覺就有點小失敗...:b)

 
第八場 結婚式
魯契尼:「維也納XXX教堂,一八五四年四月二十四日,
     下午六點半,因此這是黄昏的婚禮,
     你問為什麼?因為Tod閣下是影子司祭啊!」
 
◎不幸の始まり(不幸的開始)/Tod、其他)
全部的不幸就從這裡開始(全部的不幸是從這裡開始的)
ハプスプルク榮耀的終結(ハプスプルク的榮耀結束)
沒有人知道帝國的滅亡(沒有人知道帝國的滅亡)
我會一點一點告訴給你們,這災禍的來源
(我們會一點一點知道,災禍的來源)
人們將會聞到不幸的味道(不幸的味道悄悄地靠近)
賽は投げられた 你的錯誤(賽は投げられた お前の過ち)
伊莉莎白(伊莉莎白)
ラウシャー:「這一切都是由妳的意志所決定,沒有錯吧?」
伊莉莎白:「是!」
 
(在婚禮開始之前,Tod就預言著這是不幸的開始,
 而這個不幸將會不斷地漫延,
 這個帝國遲早會有因此滅亡的一天。
 在伊莉莎白承諾著結婚的誓言時,
 Tod便狂笑著離去……)
 姿月Tod真的是所謂"狂笑",覺得真的是氣到不行的感覺...^^bb
 而春野Tod則比較有種等著看好戲的味道吧...﹖


第九場 舞踏会
◎結婚の失敗(失敗的婚姻)/馬克斯、蘇菲、其他)
馬克斯:這個婚禮是失敗的,愚蠢的決定。
    西西待在宮廷會窒息的!
蘇菲:戀愛是盲目的,法蘭茲的選擇是錯誤的,
(馬克斯:戀母情節的皇帝)
   西西將會破壞我的計劃
蘇菲:她盡不到妻子的義務(馬克斯:他盡不到丈夫的義務)
蘇菲:那女孩跟我的兒子不適合
(馬克斯:那小子跟我的女兒不適合)
不適合 不適合 不適合
蘇菲:跟我的兒子不適合(馬克斯:跟我的女兒不適合)
 
(西西的父親與蘇菲兩人分別唱著他們對這場婚姻的感覺,
覺得這場婚姻根本就是個失敗,
彼此都認定對方與自己兒女的不適合……..
看到此時就想,明明彼此都認定不適合,
為何還會答應法蘭滋娶她呢……
不過也許蘇菲的想法是,
她應該還是可以有辦法”改造”西西,
沒想到最後還是不能受她所控制…(笑))
 
真是盛大的婚禮哪(說教太長了) (可愛的新娘)
各位,你們覺得新娘如何呢?(很溫柔的樣子)(皇后娃娃)
家世不行(無所謂) (還是小孩子)
(很可愛,很容易相處的孩子的樣子)
那孩子會弄掉的(不好的預感,王冠好像會掉落的樣子)
愚蠢
下馬車的時候,腳踏出來了(是滑到了)
將王冠弄掉了(笨拙)
童話裡的鄉下女孩(可憐的新娘,巴伐利亞的女孩)
成為了皇后(灰姑娘的故事)
她跟皇帝陛下(跟陛下)
適合 適合…(不適合 不適合…)
(接著則是賓客也紛紛議論著新郎新娘是否合適…

 有人唱著合適、有人唱著不合適…

 在兩人的舞蹈中交錯著…

 (我們的解讀就是外表合適,但內在不合適……))
 
◎最後のダンス(最後的一支舞)(Tod、其他)

(Tod就在西西與法蘭茲兩個人共舞時突然出現,
並趁亂帶走了西西(類似另一個空間的感覺…?)
西西疑惑地問著他是誰,
Tod就說他是與皇帝爭奪她的愛的競爭者,
她選擇了皇帝而從逃離了他,
說她即使在皇帝的懷中,
卻偷偷地看向了他並露出了微笑…(←真敢說~~XDXD)
伊莉莎白當然不相信~(笑)
Tod則繼續唱著,
就算伊莉莎白此時選擇了法蘭滋,
她的最後一支舞也絕對是屬於Tod的,
也就是她對後一定會選擇自己,
這是伊莉莎白的命運。
トート表示他一定會得到最後的勝利。)

 
伊莉莎白:「你是…」
Tod:「妳還記得我嗎」
伊莉莎白:「不,只是感覺好像有在哪裡見過面」
Tod:
我與皇帝陛下爭奪著追求妳的愛
妳選擇了他,從我這邊逃離
讓我看到了妳們兩人的愛,妳被抱在陛下的臂膀裡
妳就那樣,也對著我微笑
伊莉莎白:「騙人!」
妳最後一支舞是我的,命中注定要和我一起共舞
ハプスプルク正在腐敗 大廳的客人們停止了呼吸
焦急地等待著妳跟我的共舞
妳最後一支舞是我的,命中注定要和我一起共舞
我就在闇中看著,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我
妳最後一支舞是我的,命中注定要和我一起共舞
妳最後一支舞是我的,命中注定要和我一起共舞
(我就在闇中看著,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我)
Ah…勝利的將會是
(我就在闇中看著,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 勝利會是)
我!
 
(這段我相當喜歡姿月的表現,
各組的Tod在這段的表演出方式,
姿月是比較不一樣的,
相較於其他的Tod,
她的表現比較激動,舞蹈和肢體的動作也比較大,
甚至連歌聲都表現得有點近嘶吼的感覺!
也許其他的Tod(比如一路或是春野)在這段的歌唱技巧方面比姿月好,
但是這段嘶吼以及激動的感覺表現出了Tod的”狂氣”
我覺得是很適合的~///其他組的部分反而會覺得缺了什麼…
不過也許就是太激動了,
姿月的假髮真的是數度勾到假睫毛…^^bb
甩到了這邊又勾到另一邊…XD
我想她一定會很想撥掉吧~~(笑)) 
春野 Tod的歌唱技巧是絕對沒話說的~//
而且她的演出方式,給我的感覺是大少爺味挺重的(也挺自戀的~(笑))
像是這段中有一幕是Tod將西西摟到懷中,
大部分Tod的演出都是撫摸著西西的頭髮(姿月則是執起西西的髮絲聞其髮香),
然後再有些冷漠地將其推開,
春野演出撫摸頭髮的時候更有陶醉的感覺,
然後有"發覺不對才將其推開"的感覺~XD
就是這裡讓我有大少爺的感覺(只是一種感覺~:b)XD
但相對他更多一分自信感吧~//
而星組Tod...本來不在我的討論範圍內的...^^bb
是有一次再翻出來看的時候看到這段...
麻路Tod的演出真的是讓人一點感覺都沒有啊...=口=
像是前一段”不幸的開始”那時,Tod有句台詞"被打亂計劃的不是我,
是ハプスプルク家!"中"是ハプスプルク家!"
這句應該就是要表現Tod的不高興的,麻路居然用很"平常"的口氣和音量大小,
我聽到時就有點驚訝了...
所以本來在"最後的一支舞"這段中本來有就應該不抱期待的...(笑)
結果還真的不負"期待",反正她的歌聲如何早在預料中...
只是沒想到音也上不去啊.........(苦笑)
姿月這段中真的是飆高,加上她比其他組都多的激動,
使得歌曲的表現更有氣勢,
像是"我就在闇中看著,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我"這句,
其他組其實都是他人後方合音唱的,
只有姿月這段是由她唱的(不過應該是有事先錄好音的(聽得出來那是她的聲音),
因在這句唱出的同時,她在舞台上也另外有唱別的旋律)

 
伊莉莎白:「黃泉的帝王,死神?」
法蘭茲:「妳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伊莉莎白:「陛下,請您保護我!」
法蘭茲:「大家都在看,要有皇后的樣子。」
伊莉莎白:只要有你在,暴風雨也不恐怖
 
魯契尼:
「然後兩個人,就迎接了充滿愛的夜晚,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話是這麼說,不可能每件事都如預想的一樣」
 
第十場 シシィの寝室(西西的寢室)
◎皇后の務め(皇后的義務)/法蘭茲、伊莉莎白、蘇菲)
「皇后在哪裡?」「還在休息呢。」
「快點叫她起來!」「是!」
蘇菲:
還太年輕了,不好好教育不行
那孩子需要的是「順從」
鄉下人(真的)
教養不好(不好)
只顧著自己的事情,忘記了義務
皇后的義務就是要遏殺自己,將全部獻給王家
 
伊莉莎白:「早安,有什麼事嗎」
蘇菲:妳為什麼床?
伊莉莎白:「現在才五點」
蘇菲:不可以怠墮喔
伊莉莎白:「疲勞一直無法恢復」
蘇菲:每天五點全部的事情都要開始
伊莉莎白:陛下說了,要我好好休息
蘇菲:昨天妳明明就睡得很熟的樣子
伊莉莎白:不是的
蘇菲:我聽說了
伊莉莎白:不會是陛下說的
蘇菲:他不會瞞我(伊莉莎白:騙人)
蘇菲:我們之間有很強的牽絆(伊莉莎白:怎麼可能)
蘇菲:我很親切地在跟妳說
伊莉莎白:「是,我知道!」
蘇菲:我不想跟妳爭執
伊莉莎白:「我也是」
蘇菲:妳好好順著我的意思,全部的事都可以允許
伊莉莎白:「那個,我要騎馬!」
蘇菲:不行!
女官:「太危險了!」
蘇菲:一點都不像皇后
女官:沒有錯
伊莉莎白:「為什麼?」
蘇菲:不遵守古老的習俗不行
皇后的義務就是要遏殺自己,(但是!)將全部獻給王家
蘇菲:妳洗臉了沒?(伊莉莎白:我現在就要去)
蘇菲:讓我看妳的牙齒,
女官:嘴巴張開
蘇菲:還真黃呢(伊莉莎白:我有在刷牙)
蘇菲:刷到全白為止!
伊莉莎白:既不准我騎馬,又一直挑剔
蘇菲:皇后的教育 余りも不作法
伊莉莎白:妳在嫉妒我!
蘇菲:哈哈,不要說這種蠢話
伊莉莎白:我…(蘇菲:要謙虛一點)
伊莉莎白:我…(蘇菲:不行!)
伊莉莎白:法蘭茲救救我,只有你可以依靠
皇后的義務就是要遏殺自己,將全部獻給王家
(皇后的教育有母親的牽絆)
(伊莉莎白:母親大人在欺負我)
將全部獻給王家
(全部羨給王家)
(伊莉莎白:這裡是牢獄)
法蘭茲:「母親大人」
法蘭茲:我是站在妳這邊的,但是母親的意見應該都是為了妳好才是
法蘭茲:「懂嗎?」
蘇菲:強勢、嚴
伊莉莎白:「我懂了,你要丟下我不管是吧」
法蘭茲:「西西!?」
伊莉莎白:「出去」
 
(這邊是清晨5點的時候,蘇菲就來叫伊莉莎白起床,
說身為一個皇后不能如此散漫,
並糾正了一堆她認為伊莉莎白應該要改進的地方,
而且伊莉莎白表示希望能騎馬,也被蘇菲駁回,
說身為一個皇后就應該要全心為皇家奉獻,
而必壓抑自己的欲望(必須做到”自分を殺し”),
因蘇菲強硬的態度,讓西西感到無法接受
(居然還說出了”妳嫉妒我”這樣的話…就覺得果然是小孩…^^bbb)
馬上向法蘭滋求救,
但是法蘭滋卻對西西說了,母親是為了她好才會如此嚴格,
本以為法蘭滋會出面維護她的伊莉莎白,
瞬間跌到了谷底,
將法蘭滋趕出房間,看到桌上的短劍時,
萌生了自殺的念頭,
但是當她將劍拔出打算刺向自己之時,
卻驚覺不該是如此,
她本是如此地嚮往自由,
卻來到了像牢籠一般的宮廷,
若是從此都只能如此受到束縛,
她會選擇離開,因為她只屬於自己,
不是任何人的,
她會努力爭取該屬於自己的自由!)
這段最喜歡的應該還是宙組的部分,
而主因就是宙組飾演蘇菲的出雲綾啊~~~!!
她的歌聲是沒話說的,
再加上扮相和演出的氣勢,是其他組是比不上的...
(雖然星組的蘇菲也是由她擔綱,但是星組的伊莉莎白......)
像是假髮,第一次看的時候也許會覺得髮型頗怪,
但是相較於其他組的假髮...
就是非常地簡潔整齊,我覺得非常符合蘇菲的個性,
再加上出雲表現出的蘇菲就是相當有皇太后氣勢,
不會太急進,但又表現出嚴格及強勢的感覺~~
雪組的朱未知留讓人感覺太年輕了...(無論是長相或是歌聲)
雖然唱得還不錯(而且夠兇!),但是就是會缺乏一些"味道"
而花組的夏美よう,以音質來說是比朱未適合,
但我個人是覺得唱得不夠好...:b還有一些唱歌的方式我不是很喜歡...
氣勢上也比不上另外的兩位...
所以~~~最完美的蘇菲還是非出雲綾莫屬啊~~~~


第十一場 天空
◎私だけに(エリザベート)
伊莉莎白:
我不要 什麼老實的王妃
我沒辦法成為什麼可愛的娃娃
我不是你的東西
拉著細的繩索向上
忍著顫抖俯瞰世界
我一個人要去作冒險的旅行
如果要用義務來押迫我,我就跑出去
如果被抓回來,我就再飛出去
像放出鳥兒一般 朝向光芒
在夜空中飛翔
但是只有我不會迷失
我不要被人們監督
談話的對象由我來選擇
我不是任何人的東西
在宮裡的我並不是我自己
不被任何人束縛,我要自由地活著
就算嫁到了王家,也不能不尊重生命
我的生命只交給我自己
由我來控制
 
 (伊莉莎白唱完之後倒下,Tod則由暗處出現...)
 
Tod:
我將妳的生命還給妳,
那個時候妳將會將我忘記
在得到妳的愛之前,我會一直追著妳
 
第十二場 夫婦の絆
◎結婚一年目(結婚第一年)/
法蘭茲、伊莉莎白、蘇菲、魯契尼、其他)
魯契尼:
「閣下讓伊莉莎白繼續活著,但是伊莉莎白並不了解,
 因為她只看得到眼前困難的現實而已」
結婚第一年皇帝十分忙碌,讓新婚妻子一個人空等
第二年生了個女兒,卻得不到養育的義務
 
伊莉莎白:我女兒在哪裡
蘇菲:我帶走了
伊莉莎白:請還給我!
蘇菲:我拒絕
伊莉莎白: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就幫她取了您的名字,
     蘇菲這種名字
蘇菲:這是我第一個孫子
伊莉莎白:你聽我說,母親偷了我的女兒
(蘇菲:不能將小孩子─)
伊莉莎白:我受不了了,你想想辦法啊
(蘇菲:─交給小孩子養育)
法蘭茲:沒問題的,媽媽的經驗比較豐富,交給她吧
(需要教育的是母親吧)
伊莉莎白:我了解了,你是─
法蘭茲:讓給她吧
伊莉莎白:─敵人!
法蘭茲:「妳要了解,這是沒有辦法的!」
伊莉莎白:「孩子…把小孩子還給我!」
 
魯契尼:
第三年又生了個女兒,連那個孩子也被奪走
皇后終於發現,她的美貌能派上用場
法蘭茲:妳的美貌能成為力量
(美麗的皇后) (可以用作壓制反對勢力的戰略)
法蘭茲:一起跟我去匈牙利吧
(拯救帝國)(用美貌迷惑他們,提升人氣)
伊莉莎白:將孩子還給我的話,不管都遠我都跟你一起去
(不管是匈牙利或是義大利,美貌に參る)
(美麗的皇后來拯救帝國)
伊莉莎白:首先先將孩子們(法蘭茲:從母親那邊)
伊莉莎白:搶回來(法蘭茲:試試看吧)
 
魯契尼:
第四年終於將孩子們奪回來
皇帝夫妻出發到匈牙利
在那裡有……
 
第十三場 ハンガリー訪問(訪問匈牙利)
喂!
奧地利皇帝要來了
シュデファン:
エルマー:你要幫我
「法蘭茲皇帝萬歲!」
(在民眾對他倆歡呼時,支持匈牙利獨立者站出來,揮著匈牙利國旗)
「讓匈牙利獨立!」
「滾回維也那去!滾回去!」
法蘭茲:「住手!」
(在法蘭茲欲阻擋他們時,伊莉莎白毅然往前,並脫下披風)
「是三色旗!她穿著三色旗!」
伊莉莎白:「匈牙利萬歲!」「匈牙利萬歲!」
「伊莉莎白萬歲!」「伊莉莎白萬歲!」
 
エルマー:「可惡!」
「振作點!」
「シュデファン」(丟下手中的國旗)
「住手!那可是匈牙利的驕傲啊!」
「這個驕傲已經落入皇后的手裡了」
ジュラ:「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可惡!那個狐狸精!」
「エルマー」
 (Tod趁隙出現,Tod已經開始了他的煽動)
◎ 闇が広がる(Tod)
Tod:
結束長期沉默的時候到了
你們站起來吧
單單一個女人就動搖了國家
不可以袖手旁觀,去吧!到維也那去!
闇不斷擴張,人們卻什麼都看不到
不知道是誰在叫著,只循著聲音而徬徨著


第十四場 ウィーンのカフェ(維也納的咖啡館)
 
魯契尼:
「伊莉莎白的美貌在匈牙利受到極大的愛戴
皇帝夫婦就要回來了
在維也那的咖啡廳裡,大家都很無聊」
 
◎退屈しのぎ(トート、ルキーニ、アンサンブル)
「喔,請吧」
「有什麼新聞嗎?」「怎麼可能會有」
「皇帝陛下回來了」
皇后陛下在匈牙利十分受歡迎,解決了危機
 
魯契尼:真的嗎?
 
伊莉莎白的美容法就是牛奶浴跟蜂蜜面膜
吃蛋跟柳丁來節食
驚人的腰圍只有50公分
王家的新聞已經聽膩了 令人厭倦
 
初次見面(我是ツェップス)
謝謝你的來信(我們是同志)
在奧地利也有同伴(加不少信心)
請到這裡一下,在這家店安全吧?很多人都很無聊
將你的出現,利用地下新聞發給大家,讓他們也覺醒吧
 
「號外!」
 
喚醒沉睡的市民,打倒帝國政府吧
今天有大新聞喔!
皇后生了兒子!
皇太子名叫魯道夫
被蘇菲給帶走了(可憐的皇太子魯道夫)
 
魯契尼:
「在維也那的咖啡廳裡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
在哪邊曾經見過一次的人,也能夠再次遇到」
 
「你在這裡啊」(Tod:「真是奇遇」)
請加入我們的同伴
王家的新聞已經聽膩了 令人厭倦
喚醒沉睡的市民,打倒帝國政府吧
喚醒沉睡的市民,打倒帝國政府吧
(王家的新聞已經聽膩了 令人厭倦)

第十五場 シシィの居室(西西的房間)
◎エリザベート(伊莉莎白)/Tod、伊莉莎白、法蘭茲
(法蘭茲在伊莉莎白門外猶豫良久,最後還是覺得進入,
 但要開門時發現門是上鎖的...(這時法蘭茲已貼上鬍子...>///<))
 
法蘭茲:
伊莉莎白,將門打開
我愛妳,待在我身邊
今天也淨是一堆問題,與法國的外交
財政出現危機,戰爭也繼續著
處理革命的問題,傷寒的流行
我希望妳的溫柔能將我包圍
我希望能睡得安穩,就算只有今天晚上
把門打開,善良的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母親大人應該會聽你的話(法蘭茲:西西)
伊莉莎白:原諒我(法蘭茲:為什麼?)
伊莉莎白:她對魯道夫做了很嚴重的處罰(法蘭茲:我沒聽說)
伊莉莎白:這是體罰!用鞭子打那麼小的孩子
(法蘭茲:這很正常)
伊莉莎白:太古老了,夠了!你要選擇哪一邊?
是母親大人?還是我?
(伊莉莎白開門遞出她的最後通牒,並馬上將門關上)
「如果要我的話,就讀我給你的條件
 我希望將小孩子的教育交給我
 自己的孩子在做些什麼,要讓他們做什麼,由我來決定
 讀完後再做決定,你是要母親大人還是要我?
 然後請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法蘭茲只好離去,Tod再次從暗處出現,想引誘伊莉莎白)
Tod:
伊莉莎白,不要哭
在我的臂膀中沉睡
現在正是妳可以自由的時候
就到沒有終點的永恆世界去
伊莉莎白,走吧,我們兩個人一起走…
 
伊莉莎白:
不要,我不會逃的,現在放棄還太早
只有活下去才可以得到自由
你出去!我不會依靠你!

(Tod似乎受到了打擊,但因伊莉莎白的拒絕,他也只能有風度地走出房門)

(這個地方第一次、第二次看的時候還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而且當姿月走出將門快速關上的時候,我家妹妹還說她像是撞到門...^^bbb
 但後來我就說,他是很受打擊吧...從關門的瞬間就可以看得出來,
 門關上後的那個表情更是明顯的痛苦......
 他在走出門之前,都讓人感覺是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地方各組Tod表演出來的感覺都不太一樣...
 一路真輝︰真的是面無表情...^^bbb
 麻路さき︰像是呆掉了...
 姿月あさと︰如上所說,感覺是若有所思
 春野壽美禮:有種"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人拒絕我)!﹖"的感覺~XDXD)
而除了一路像是打擊到而快速衝出門外,其他的都是慢慢走出,
出門之前還不忘向伊莉莎白行了個禮。
而在走下階梯後,有一個需要注目的地方~~//
就是姿月的一個小動作,他在這場中偶而會出現撥/摸頭髮的動作,
在這個地方格外讓人看起來覺得可愛,有更同情Tod的感覺...)
而伊莉莎白的部分,
最喜歡的還是花總まり~~
不愧是最兇的伊莉莎白~(笑)
像是在面對門外的法蘭茲時,
其他的西西都是表現出心軟的樣子、表情或動作,
只有她是對法蘭茲門外的請求是無動於衷的...
而在拒絕Tod的時候,更是氣勢第一!!!!!
聲音高算是她別於其他伊莉莎白的地方,
其實一般娘役聲音應該都是挺尖的,
但是偏偏演伊莉莎白的娘役除花總外,好像都偏低......
白城唱得聲音幾乎都要破掉了...||||(不過還是很努力地飆上去,
認同她的表現...)
大鳥れい則是在伊莉莎白後期都有壓抑聲音的跡象(也就是壓低聲音),
加上她本身的音質就不太高,接著花總的那段聽,
真的是很有對比...!!
而奈...只能說原本身為男役的她來演伊莉莎白真的是太勉強了...
她本身的歌聲是不錯,這點我相當認同,從她演魯契尼時就感覺不錯了!
但是......我想她光為顧著要將音唱上去就要花一番功夫了,
而為了將歌唱好,也就因此忽略了應該要同時表現出來的"感情"...
這地方應該是西西很激動的地方,她的聲音雖然上去了,
但是相對地就沒辦法"有力",
像花總的"不要,我不會逃的,現在放棄還太早,只有活下去才可以得到自由。你出去!我不會依靠你!"就是超飽滿超有氣勢的~~!!甚至掉出了眼淚~~
這點奈完全沒有表達出來...

 
第十六場 ウィーンの街頭(維也納街頭)
(魯契尼化身為賣牛奶的,民眾都排隊著等著買牛奶)
魯契尼:「牛奶,牛奶,
     啊咧。
     只有這樣?」
魯契尼:「賣完了」
「我家還有小孩,還有病人哪」
魯契尼:「沒有就是沒有啦,哈哈」
 
◎ミルク(牛奶)/Tod、魯契尼、其他)
牛奶,今天又賣完了,為什麼?
魯契尼:「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
空著瓶子沒辦法回去,家裡還有嬰兒在等著
讓我們空著肚子,在我們挨餓的時候
有人正奢侈地浪費著
(沒錯!)
Tod:牛奶都到哪裡去了?
(在哪裡?)
Tod:有個地方就有
(那是?)
Tod:將牛奶加入浴池裡
(誰?咦?)
Tod:皇后!沒錯!
如果真的是那樣,怎麼這麼寡廉鮮恥
(魯契尼:這是事實,新聞也有記載)
小孩子挨餓,病人病倒,讓我們這麼痛苦
(魯契尼:她的美貌救了這個國家)
與其得到外國的肯定,不如先看看自己的國家
Tod:市民憤怒吧!
如果捨棄我們不管,我們會復仇的!
站出來的時候到了!(沒錯!)
魯契尼:皇后的美貌(又怎樣!)
魯契尼:拯救了這個國家(騙人!)
沒有人相信(誰也不信!)
沒錯吧!(沒錯!)
 
Tod:
就是現在!
讓她知道市民的憤怒吧!
(時候到了!站起來!將權利奪回!)
(打倒帝國政府吧!)
 
Tod:ハプスプルク的終點
(時候到了!站起來!)
(發起革命 革命)
 
Tod:已經靠近了,站起來吧!
(爭取權利!)
(發起市民革命!)
現在就用這雙手開創新的時代吧!
 
Tod:
闇不斷擴張,人們卻什麼都看不到
不知道是誰在叫著,只循著聲音而徬徨著
 
 這段就是Tod繼續煽動民眾...
 接著前面那段...看了真的覺得姿月Tod是受了打擊在報復...^^bbbb
 春野Tod則是超享受這種感覺的樣子~~~XD
 用耳機在聽這段的時候,
 深刻覺得宙組感覺就的確是比較口齒不清...(一般平民唱的時候也是...魯契尼也...)
 而還有一個讓我印象比較深的,
 使與民眾唱完之後,接著Tod獨唱中間是有一串鼓聲的,
 那天聽到花組的時候,總覺得怪怪的,
 怎麼好像比較沒有那種沉重+氣勢的感覺...
 仔細一聽,好像不是用定音鼓,而是一般的鼓
 但是他組的聽起來的確都是定音鼓...@@a
 難怪就是有差......
 就讓人小怨念了一下...:b
 

第十七場 更衣室~鏡の間
 
◎皇后の務め(皇后的義務)/リヒテンシュタイン、其他
「動作快一點,」「快一點」「皇后已經在等了」
入浴的時間到了,快點將東西送過去
趁牛奶還沒冷前,倒在她的背上
面膜的準備呢?(在這裡)
洗髮精呢?
(在這裡,加了蛋白以及三杯白蘭地)
太完美了
皇后的義務就是要保持自己的美貌
(牛奶浴 蜂蜜面膜)
協助外交政治
(連洗髮精都要特製)
皇后陛下每天只吃兩顆蛋以及三顆柳丁
以及每天至少三小時的體操運動,維持身材
皇后的義務就是要保持自己的美貌
(不管是節食 或是體操)
向世界宣示國家的威信
(為了宣示威信)
(此時法蘭茲出現)
「陛下?」
皇帝陛下のお成りよ
(真稀奇,這麼晚了為什麼來這裡?)
(為什麼?)
法蘭茲:「皇后在哪裡?我有話要跟她講」
「就在裡面,您的聲音應該聽得到才是,請說吧。」
 
◎私だけに(トート、エリザベート、フランツ)
法蘭茲:
我讀了好幾次妳的信
我需要妳的愛
我沒辦法忍受沒有妳的人生
兒子的教育就交給妳
其他的願望都照妳所想的
妳想要的東西都是妳的
壓抑自己的感情是皇帝的義務
但是如果因為這樣而要失去妳,那我就打破我的信念
伊莉莎白:
我很高興聽到您説的這些話
我會一起陪著陛下一直往前走
但是我的人生是屬於我的
 
Tod:
因為沒有奪去妳的性命
讓妳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
我只看著妳,我愛妳
(伊莉莎白:我的生命只交給我自己一個人)
伊莉莎白!
 
 最後的這一段花總依舊是氣勢逼人...^^bb
 整個表現出來的就是她會照著自己的方式走,誰也無法干涉她的氣勢...
 相較之下,其他的伊莉莎白都是溫和派的~(笑)
 其實我很喜歡大鳥れい唱出來的那種帶有"溫柔"味道的感覺~/////


 ACT.1 終

theme : ライヴレポ・感想
genre : 音楽

Secret

☆★LOVE★☆

女王候補生-安莉可‧立摩朱女王候補生-羅莎莉雅‧‧卡塔爾娜 最愛安莉可 女王候補生-安莉可‧柯蕾特皇帝-Leviath




スミワヤfromLOVEYOU2伊角慎一郎LOVE!月森蓮


ユーリエステル

一起來噗浪~☆

關於我

Prediction

盈盈

Author:盈盈

free counters

一言日記/留言板

最近的記事

↓可由此點選進入主題並回覆↓

最新回應

分類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ほおずき)」

『Chris's Crime』

Blog内搜尋

RSSフィード

私心連結

私心支持

☆★島國同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