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
2
3
4
5
6
7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翻譯]音樂劇『瑪拉喀什-紅色的墓碑』(完成,2/23更新)

1.序曲

(A)
故事發生在北非地區,有著「夕陽西沉之國(Maghreb)」之稱的摩洛哥內陸都市瑪拉喀什。靠近亞特拉斯山脈,是荒涼的沙漠入口,最邊遠的街道。
黃昏時刻。進入市街的入口就像是一扇門,將它的威容漸漸地沉入闇之中。
風與沙的聲音。接著像是要消失般而入耳的,是像在哭泣般的管樂的音色。中途可以聽到的是斷斷續續詠唱著可蘭經的聲音。
這是序曲將開演的預告。
在門前交錯的人們。行商者、乞食者、賣藝者、旅行者──阿拉伯人、柏柏爾人、伊斯蘭教徒。
還有的是白人們。
驀地,一名流浪者的少女停下了腳步,
歌唱著。
少女的名字是亞曼。她的兄長・伊茲梅爾也同停下了腳步。
兩人的歌聲響起。
在這歌聲中,舞台開始轉換。

(B)
原本在巨大門前的騷動停止,可以看見的是,飄渺廣闊而無盡的沙漠。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現的是青白色的光景,既冷卻又散發著光輝。
看到的是一名流浪者的背影佇立著。
他緩緩地回過頭來,唱著沙漠的歌曲。
像是被歌曲所呼喚一般,舞者們一一地出現。

『序曲 砂的馬格里布』

亞曼:『ショーフィ ショーフィ』
伊茲梅爾:『誰也不相信』
亞曼:『ハンムラ ドゥリラー』
伊茲梅爾:『約定的國度』
亞曼:『アージア ファクラーシェッティ』
伊茲梅爾:『應該不在這裡才對。』
流浪者的女性:『メーズヤン メーズナー』
流浪者的男性:『你是在夜晚與白天間搖擺的迷子,
覺醒的時候,就是要決定選擇生還是死的道路,
你可以回答嗎
刻劃在手腕上的故事,引導著昨日,
向夢的神墓,瑪拉喀什而去』

------

2.沙漠的流浪者

在夜晚的沙漠中,剩下的是測量隊的成員們。
他們的隊長克利弗,一個人仰望著天空。

隊員1:「隊長,那邊已經將火升起來了。請到那邊去吧。」
隊員2:「克利弗,沙漠的夜晚是很寒冷的。你若是倒下去的話那可不行。」
克利弗:「嗯…我正看著星象」
隊員2:「星象?」
克利弗:「我們在沙塵暴中失去了裝備,現在只能靠著星星的指引前進了。」
隊員2:「不要想這些沒用的事了!我們並不是沙漠的專家啊!」
克利弗:「我們是光榮的大英帝國,榮耀的測量員啊」
隊員3:「我好想…回到英國」
隊員1:「哪裡都好,只要到有人煙的地方」
隊員2:「至少,至少到達瑪拉喀什的話」
克利弗:「瑪拉喀什,赤紅的街道」
隊員2:「至少,希望能到了那裡後才力盡。在那裡,有建著一些墳墓吧。」
克利弗:「紅色的街道,用我們的鮮血所塗成的,紅色的墓碑嗎」

『星塵的流浪者』

克利弗:「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活著回去。奧莉卡…回到妳的身邊。就像是追尋著星空而旅行的流浪者一般。一定可以。」

克利弗:
『仰望著天空 被埋藏在盡頭
星星閃耀的瞬間 依著路標
跨越過銀河 跨越過星座
尋找著黎明的國度
腳步也不禁跟著起舞
已分不清砂塵與星星
如夢幻般的閃爍
迷惑著明日的道路
無盡的天空 無窮的砂漠
群星們的迷途』

克利弗歌唱著。
但是,歌聲在紛亂不清的風聲中消失。

------

3.奧莉卡登場

瑪拉喀什外的入口。
一名女性登場・奧莉卡。
在上方的通道上,是其坐在輪椅上的伯母娜塔莉亞以及秘書琉妲。
而在下方通道的是克利弗的姊姊伊莉莎白和管家強森。

娜塔莉亞:「不論說什麼妳都要去嗎,奧莉卡?」
奧莉卡:「是的,伯母。」
娜塔莉亞:「非洲,而且還是瑪拉喀什,已經到內地了不是嗎?」
奧莉卡:「不是的,伯母。從瑪拉喀什過去之後才真的是內地。」
伊莉莎白:「對什麼克利弗…弟弟非得前往那樣的地方不可呢…」
強森:「克利弗先生身為一位測量技師啊」
娜塔莉亞:「這是妳丈夫的工作呢,奧莉卡。但是,妳根本沒有要到現場去搜尋的必要。即使是國家所付予的工作。因為是大英帝國,使喚人就夠了。就像是我們的俄羅斯一樣,那個國家即使發生了革命也不會被毀滅。」
奧莉卡:「但是,我們的俄羅斯已經不存在了,伯母。」
娜塔莉亞:「但是,妳身為俄羅斯人是事實。是堂堂正正的俄羅斯貴族。奧莉卡・貝特羅瓦那・瓦倫高夫!」
琉妲:「娜塔莉亞夫人,這樣對身體不好。」
伊莉莎白:「奧莉卡,妳真的是很有勇氣呢!」
奧莉卡:「勇氣?其實我一點勇氣也沒有」
伊莉莎白:「就讓律師馬克諾頓陪妳一起去吧」
娜塔莉亞:「渥拉契密爾。請你跟著一起去。好吧,奧莉卡,妳都已經計劃好了吧。」
奧莉卡:「計劃?根本沒有那種東西…」

雙方都從通道退下,上方的瓦倫高夫家的律師渥拉契密爾和下方歐布萊恩家的律師馬克諾頓出現在前方。

馬克諾頓:「我是歐布萊恩家雇用的律師馬克諾頓。對於克利弗先生,可以說是從小就看著他長大的。」
渥拉契密爾:「好久不見了,奧莉卡小姐。目前娜塔莉亞夫人正在馬約卡島靜養。」
馬克諾頓:「但是,這是無法辦到的事。為了主人,一個人獨身前往非洲。」
渥拉契密爾:「這樣的夫婦愛真的是不可能磨滅的呢。」
奧莉卡:「愛?…我就是要確定是否有愛的存在才決定前往的。」

奧莉卡從門通過。兩人慌張地追了過去。
下方的前邊,伊薇特出場。跟在身後的是蘇妮亞。
兩人走上銀橋。

蘇妮亞:「妳可真是了不起呢,伊薇特。居然會到這樣偏僻的地方來。」
伊薇特:「妳也是一樣啊,蘇妮亞。妳不也跟著過來了。」
蘇妮亞:「我可是妳的隨侍啊,伊薇特。高傲的女演員。」
伊薇特:「就是太高傲,才會落到現在這步田地。連個影子也得都消失,從巴黎淪落到這個沙漠的街道。」
蘇妮亞:「但是,妳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伊薇特:「蘇妮亞,妳記得嗎?紳士庫爾貝特。」
蘇妮亞:「庫爾貝特…」
伊薇特:「沒錯。那個人現在就在瑪拉喀什。如果是他的話,也許可以救得了落入窮途的我吧,妳不覺得嗎?」
蘇妮亞:「嗯…也許吧…」
伊薇特:「真是隨口的回答呢。妳是我的隨侍吧?請好好地為我著想吧!」
蘇妮亞:「我當然有在為妳想。」
伊薇特:「騙人!如果真是這樣…對那個老跟在我身邊徘徊…那個討厭的國人…想些什麼辦法吧!」
蘇妮亞:「所以說。我不是跟妳一起來到這裡嗎。來到這個瑪拉喀什。」
伊薇特:「瑪拉喀什啊…。最邊遠的街道啊。沙漠的入口。妳說,被吹到這個地方的人們,是什麼呢?是垃圾啊。人類的垃圾。像是我…妳也是啊…」

一邊笑著,伊薇特穿過了門。
接著,蘇妮亞也跟著穿過。在她們身後跟著的是金達。

金達:「瑪拉喀什,地處最偏遠的,赤紅的街道。就像是被赤紅的鮮血所塗染一般,不吉的街道。在這裡,所有人,無論是誰都會變得不幸。」

------

4.瑪拉喀什──與死者共舞的廣場

傑馬・埃勒・弗納(Jamaa-el Fna)──與死者共舞──廣場

「Berbare Noise」

雷恩:『人們所說的 世界盡頭 瑪拉喀什
太陽西沉的國度 最偏遠的西方 是這個世界的盡頭
但是 人們所知道的 在這個街道上生存的意義
在死亡之際將近時 停留在這裡』
柏柏爾人:「ハッチャー!」
雷恩:『人們在呼喚著 黃昏的土地馬格里布
太陽西沉的山脈 亞特拉斯的前方是一片沙漠
但是 人們望著這片沙漠之海 越過撒哈拉
是在死後也能得到安祥的烏托邦』
柏柏爾人:「ヤッラー!」
雷恩:『尋找著那在遙遠地方人們口中的
夢想的樂園
非洲 馬格里布 摩洛哥 瑪拉喀什
徬徨 流浪 隨波逐流
衰敗 逃脫 沉墜 塵埃落定
逃入 人聲嘈雜 那就是麥地那的市集』

雷恩:「小心一點啊。必須注意跟你擦身而過而過的人都有可能是扒手的。」
法蒂瑪:「然後就是詐欺師和騙子呢。最好是請個導遊比較好。」
雷恩:「不管怎麼說,這裡可是傑馬•埃勒•弗納。瑪拉喀什第一的廣場。」
渥拉契密爾:「傑馬•埃勒…」
雷恩:『傑馬・埃勒・弗納 就是與死者共舞的廣場』
馬克諾頓:「死者…屍體?」
雷恩:「不是說死人沉眠的地方所在。而是死人也會在騷亂中出來與人共舞。」
雷恩:『那就是傑馬・埃勒・弗納』
法蒂瑪:「歡迎你們來到瑪拉喀什第一的市集。希望你們有不錯的旅程…」
雷恩:「之後,如果需要用餐的話可以來到敝店-夜之蝶」
雷恩:『是經過精心挑選的 美味餐點 還有美女的舞姿』
雷恩:「當然,對於非伊斯蘭教徒我們也提供美酒」
法蒂瑪:「我們會等著各位的蒞臨!」

兩人一同離去。稍過一會。

渥拉契密爾:「啊!(突然伸進外套內袋搜索著),被偷了!」
馬克諾頓:「咦?哈哈,真是太笨了(也伸向自己的口袋確認著) 咦?咦咦?啊啊!我被偷了!」
馬克諾頓與渥拉契密爾的身影在廣場的喧囂中消失。

另一方,奧莉卡一個人載廣場中迷了路。
被周圍的氣氛所壓倒,她變得有些退怯。

魯維克:「怎麼了嗎?」
奧莉卡抬頭望向了他。
他摘下了帽子,表示禮儀。

魯維克:「沒問題吧?」
奧莉卡:「是的…不好意思。我…不太了解這地方的語言,所以…因此覺得有些害怕…」
魯維克:「原來如此。但是,妳聽得懂法語呢。」
奧莉卡:「是…是的。我…曾經住在巴黎。」
魯維克:「是嗎。是法國人啊…」
奧莉卡:「不,不是的。…我是俄羅斯人。我叫作奧莉卡。奧莉卡・貝特羅瓦那」
魯維克:「是嗎。我送妳回旅館吧。是住哪裡呢?」
奧莉卡:「謝謝您。其實,我已經迷路了,真的是得救了。我住庫貝旅館。那個…」
魯維克:「我叫魯維克,魯維克・阿拉。庫貝旅館的話我很熟。是個好地方。說穿了,我也是那邊的住客。」
奧莉卡:「啊…是從法國來的嗎?」
魯維克:「我可不是法國人呢。只是在法國住了幾年的時間…如果會說法語的話,那就沒問題了。這裡,目前這裡是法國領地呢。」
奧莉卡:「但是,這個國家,還是有自己的語言吧。這個國家的人們…」
魯維克:「如果妳只是單純的旅客的話,是沒有必要了解的。對他們而言,我們是外族也是異教徒。事實上深入的事情我們是理解不了的。從一開始,就當作是不知道的話,這樣會比較輕鬆。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
奧莉卡:「是這樣嗎。但是,我還是有學會這地方語言的必要。我並不是單純的旅客。」
魯維克:「HO…」
奧莉卡:「我…是來尋找我的丈夫的。」
魯維克:「您先生…」
奧莉卡:「我丈夫…是英國人…是名測量技師,因為工作的關係前往撒哈拉」
魯維克:「到沙漠去?啊…是有聽說英國的測量對在撒哈拉行蹤不明。那就是,您的…」
奧莉卡:「是我先生。」
魯維克:「您一定很擔心吧。」
奧莉卡:「嗯…是的。應該是…很擔心吧。」
魯維克:「……」

此時,之前出現過的雷恩再度出場。

雷恩:「魯維克!」
奧莉卡:「…是朋友嗎?」
魯維克:「嗯,算是工作伙伴吧。」
奧莉卡:「那麼,就送到這邊吧。到了這裡,我就知道路了。真是非常感謝您的親切。」
魯維克:「不會,不用客氣。」

於是,奧莉卡離去。

雷恩:「(靠近)咦,我不會壞了你的好事吧」
魯維克:「我只是幫忙帶路罷了。」
雷恩:「真是非常感謝您的親切。還真有一手啊,詐欺師的魯維克。」
魯維克:「吵死了,騙子雷恩。」
雷恩:「好了好了,就是因為我倆的組合,工作才能順利進行。身為白人的你,和一半白人血統的我。」
魯維克:「你還是專心經營你的餐廳吧,雷恩」

說完,魯維克隨即離去。

雷恩:「喂喂,別忘了今晚要過來露個臉啊!…真是。難相處的貧窮白人。要不是因為紳士庫爾貝特居間仲介的關係,我會跟你合作嗎…」


此時,雷恩的同伴,阿里他們登場。

阿里:「雷恩!」
雷恩:「啊,阿里。今天晚上到我的店裡集合吧。哈珊和伊凡呢?」
阿里:「他們的話…」
兩人在阿里身後出現。
而在這兩人走過來時可以看到它們後方的渥拉契密爾與馬克諾頓。
雷恩:「等等」
雷恩轉過身去背對著馬克諾頓他們。
阿里:「認識的人嗎?」
雷恩:「算是吧」

此時警察長官克拉克叫住了他們兩人。克拉克的部下路易和安里也跟隨在後。

克拉克:「雷恩,想當作沒看見我嗎」
雷恩:「啊,是克拉克長官。您好。」
阿里:「您好」
路易:「長官,時間…」
安里:「會議就要…」
克拉克:「吵死了,給我閉嘴。你們還在幹些欺騙觀光客,偷取錢財的勾當啊。以為我都沒看在眼裡,那可不行喔。」
雷恩:「好說好說。反而我們能做的事,也不過是這樣罷了。」
克拉克:「就算庫貝爾特再怎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們也別太放肆才好。」
雷恩:「我們會謹慎行事的。」
阿里:「正因為有紳士庫貝爾特和克拉克長官您的慈悲…(將幾張紙鈔放進克拉克手裡),我們才得以生存下去啊」
克拉克:「嗯,庫貝爾特是很善的。對你們的是也是,就是這樣。」
雷恩:「克拉克長官您真是心胸大。」
克拉克:「沒錯,我是很心胸大的。但是,還是小心些唷。」

此時,伊薇特登場。她出聲叫出了克拉克長官。

伊薇特:「啊…那位…是法國人嗎?官員先生」
克拉克:「(有些發火)我是警察長官,克拉克。妳不知道嗎?」
蘇妮亞:「是警察的話就太好了,我們在尋人。」
伊薇特:「我們在找名為庫貝爾特的人。」
克拉克:「…紳士・庫貝爾特?妳們到底是…伊薇特?伊薇特!伊薇特・丹勃瓦茲!」
伊薇特:「唉呀,您知道我嗎?」
克拉克:「這是當然!是紅磨坊第一的當家花旦啊!」
伊薇特:「那真是太光榮了,先生。」
克拉克:「我叫作克拉克,克拉克。…為例會到這樣偏僻的地方來?來見庫貝爾特的嗎?」
蘇妮亞:「…那,先生。您知道他住哪兒吧」
克拉克:「當然,當然知道。他可是名人呢,在各方面都是。啊啊,對了,雷恩!阿里!」
叫住正要離去的雷恩。
雷恩:「有什麼吩咐嗎,長官。」
克拉克:「你們帶這位夫人見紳士庫貝爾特吧」
雷恩:「是」
克拉克:「他們是柏柏爾人,可以算是庫貝爾特的手下吧。」
蘇妮亞:「他們可以信任嗎?」
克拉克:「請不用擔心。路易,你也跟著一去。當他們的護衛。」
路易:「咦?」
克拉克:「妳們會在這邊停留多久,小姐」
伊薇特:「這個不一定,不過會暫時停留」
克拉克:「那麼,請務必一起共進晚餐」
伊薇特:「我很樂意,長官」
克拉克:「太感謝了!」

克拉克恭敬地表示了禮儀,安里也一同。

蘇妮亞:「妳是認真的嗎,對那樣的小官員…」
伊薇特:「開玩笑」
雷恩:「那麼,至少來光顧一次敝餐廳!」
伊薇特:「你的?」
雷恩:「絕對會給您瑪拉喀什最棒的招待。」
伊薇特:「真不錯呢」
蘇妮亞:「伊薇特!」
伊薇特:「紳士・庫貝爾特過的如何?」
雷恩:「雖然像是過著隱居生活的樣子,但是他的影響力還是很巨大的。」
蘇妮亞:「他可是手黨呢…從以前就是。」
阿里:「說得沒錯」
路易:「但是表面上,他現在是旅館的老闆」
伊薇特:「旅館?」
雷恩:「庫貝旅館。是瑪拉喀什最高級的飯店。」

------

5.庫貝旅館

「庫貝旅館」

旅館的中庭。

魯維克:『離開遙遠的國度 所來到的場所
所知的神之名 也似乎變得不同
如果在這個地方死去 那麼靈魂會往哪兒去
在被捨棄的故鄉 神明的慈悲也不復存在
不再逃避
在這短暫的洲之街道
即使連生存的意義無法了解
時光仍不斷地流逝』
蘇菲亞:「魯維克!」
西西路:『就像天國般地溫暖 
百花繁開 小鳥在歌唱著』
卡妙:『人們沉醉在這芬芳的香氣中
所有的謊言在這個地方都會成為真實』
瑪麗耶爾:「蘇菲亞小姐!」
身為家庭教師的瑪麗耶爾牽著蘇菲亞的手拉離魯維克。看著這情形,庫貝爾特不禁笑了出來。
庫貝爾特:「魯維克,我女兒真的被你給馴服了呢」
魯維克:「聽起來很刺耳呢」
蘇菲亞:「父親大人一定是在嫉妒。才會這樣欺負人(靠上了魯維克)」
庫貝爾特:「好說,到了一把年紀才有的女兒還真是麻煩啊」
魯維克:「但是你們的感情很好,這樣就足夠了。」
庫貝爾特:「跟你感情也不錯啊」
魯維克:「(邊微笑著,邊解開蘇菲亞牽住的手臂)一定會有更合適的對象的。」
瑪麗耶爾:「好話可多得像山一樣呢。不管是什麼…只要是有所喜好(驚嘆地看著魯維克)」
魯維克則當作沒發現似的請庫貝爾特至一旁說話。
庫貝爾特:「(表情改變,小聲地說)你討厭科西嘉島手黨的女兒嗎」
魯維克:「紳士・庫貝爾特,跟大家說現在你已經引退,在非洲過著隱居般的生活,是誰也不會相信的呢」
庫貝爾特:「是這樣嗎,我現在可樂於旅館經營得很呢。」
魯維克:「那些旅館的客人…」
魯維克對周圍看了一眼。
魯維克:「有一個俄羅斯來的女人。不,也許是英國人也說不定。」
此時,一旁的侍女奧蕾莉插了嘴。
奧蕾莉:「…說到俄羅斯人,剛才聽說是英國人的妻子」
魯維克:「對,就是這個。」
庫貝爾特:「奧蕾莉,不要多嘴」
奧蕾莉:「是──」
庫貝爾特:「(對著魯維克)怎麼,有什麼令人在意的嗎。」
魯維克:「不…她的英國人先生目前行蹤不明。」
奧蕾莉:「就是之前的測量隊唷。」
庫貝爾特:「奧蕾莉!…測量到底是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現在還不知道。英國似乎在西撒哈拉在策劃著什麼」
奧蕾莉:「那麼,這位夫人也是間諜嗎?」
庫貝爾特:「專心做妳的工作!」
魯維克:「好像變成政治向的話題呢」
庫貝爾特:「那麼來談談商業向的嗎」
蘇珊奴:『就算是只有一時的戀情也好
至少 可以填補一些寂寞的情緒』
庫貝爾特:「您好,蘇珊奴夫人」
蘇珊奴:「(有些慌張)您好,紳士・庫貝爾特。因為夕陽近西沉,所以涼快了不少呢!」
蘇菲亞:「您的火車之旅覺得如何呢?」
帕利斯:「光聽就覺得很粗糙呢,蘇菲亞」
庫洛:「一點都沒錯。但是,要是沒有那個的話」
蘇珊奴:「對啊,根本就無法到達這裡」
瑪麗耶爾:「如果沒有鐵路的話,這裡可以說是完全的孤島。不過如果是對流浪者而言,就比較沒有影響吧」
瑪爾朵:「流浪者…」
瑪麗耶爾:「就是柏柏爾人。柏柏爾的遊民。沒有固定住所只在沙漠中旅行著。」
庫洛:「那些人不就是那個,在北方引起暴動的」
蘇珊奴:「引起暴動?」
大家一同顫慄著。
蘇菲亞:「這裡目前還很安全,流浪者並非都是野蠻人。對吧,瑪麗耶爾。我會跟大家好好說明的。」
庫貝爾特:「沒錯沒錯,像他們雖然就是流浪者…」
瑪麗耶爾:「各位,我們到那邊去看看吧」

大家都驚慌著,像是要逃走般地離開。

庫貝爾特:「(對著伊茲梅爾)抱歉。白人就是這麼膽小。」
伊茲梅爾:「沒關係的,不用在意。」
亞曼:「不用在意。」
庫貝爾特:「是嗎」
亞曼:「但是,那個人不同」
庫貝爾特:「魯維克…」
亞曼:「沒錯」
庫貝爾特:「…他是個不可思議的男人。」
伊茲梅爾:「他就像Nomad一樣。」
庫貝爾特:「Nomad?」
伊茲梅爾:「旅行者。和我們是一樣的。」
亞曼:「你也是一樣的。」
庫貝爾特:「(笑著)」
亞曼:「眼神中染著追尋星辰的旅人一樣的色彩」
一邊說著,亞曼找尋著魯維克的身影。
伊茲梅爾:「亞曼…(跟上亞曼,並對著庫貝爾特)你的眼神透露著你是無家可歸的人呢」

『摩洛哥・手黨~魯維克的主題曲』

庫貝爾特:「我啊…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所以,已經是無家可歸了。」

庫貝爾特:
『被賜予了永恆的生命
來到了這裡
無視於一直像是追趕在身後的嘆息
對於故鄉的記憶
只剩下憎恨以及詛咒
即使回顧著過去
眼淚也早已乾涸』

魯維克:
『原本應該有什麼
掌握在手中的
看見了年幼時的夢想 除了夢想之外什麼都沒有
膽怯的心靈 是誰也無法了解
尋找著自己所拋向遠方的溫柔
無法再次回去的 震撼著內心的那段日子
十指交錯著
那一剎那的傷痛
到了現在 即使希望遺忘 卻怎麼也忘卻不了
醜陋的痔
不時抽痛的傷口
只要看著鏡中所映照出的自己
就想要逃走
直到淚雨乾涸 直到世界的盡頭』

魯維克驀地回過頭來,看到的是站在那邊的奧莉卡。
奧莉卡也發覺了魯維克。

奧莉卡:「是你…」
魯維克:「妳好。」
奧莉卡:「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魯維克:「有搜尋到什麼訊息嗎?」
奧莉卡:「咦?」
魯維克:「妳丈夫的消息。」
奧莉卡:「…沒有…我想…大概已經沒有希望了…」
魯維克:「怎麼會」
奧莉卡:「我並不是悲觀,只是…」
魯維克:「只是…?」
亞曼:「魯維克!(瞥向了奧莉卡)…這是你之前拜託的東西。」
一邊說著,一邊從袋子拿出了一個石頭。
那是薔薇形狀的石頭,沙漠薔薇。
奧莉卡:「啊,薔薇?是薔薇的形狀…」
魯維克:「這是石頭。在沙漠中形成的。」
奧莉卡:「沙漠?(看向亞曼及伊茲梅爾)」
伊茲梅爾:「沒錯,在沙漠中產生的,石之花。」
奧莉卡:「是很珍貴的東西嗎?」
伊茲梅爾:「雖然不是很常能看到的…」
魯維克:「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只是一塊石頭罷了。」
奧莉卡:「但是,很漂亮不是嗎」
魯維克:「是啊。所以,我會用高價賣出。用比它本身價值還高的價格。大家都受騙了。」
奧莉卡覺得有些驚訝,看向魯維克。
魯維克:「這就是我從事的買賣。具體來說,就是一名詐欺師。所以,還請妳保密。我還得將這東西以高價賣出去呢。」
奧莉卡:「你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魯維克在一瞬間與奧莉卡四目相望,但隨即回過頭。
魯維克:「亞曼、伊茲梅爾。你們有聽說過有關英國人的傳聞嗎。就是在撒哈拉迷失的測量隊的事。」
伊茲梅爾:「這不太清楚。我再打聽看看。」
魯維克:「拜託你了。」
伊茲梅爾點了點頭,催促著亞曼而離去。
亞曼則冷淡地離去。
就在離去的當時。
亞曼:「魯維克真的是個奇特的歐洲人。為什麼,在你的周圍總是聚集著無家可歸的人們呢?」

------

6.虚幻的巴黎

伊茲梅爾及亞曼離去,留下魯維克與奧莉卡。

奧莉卡:「他們是?」
魯維克:「他們是旅行者唷。被稱為流浪者。」
奧莉卡:「是嗎」
魯維克:「覺得他們很可怕嗎?」
奧莉卡:「(稍微想了一下)…我覺得白人比較可怕」
魯維克:「原來如此。」
奧莉卡:「那個…」
魯維克:「這個嗎?(看著手中的沙漠薔薇)」
奧莉卡:「你將如果處置呢」
魯維克:「將它賣掉囉」
奧莉卡:「那個…可以賣給我嗎?」
魯維克:「妳要…買下它?(笑著)還是不要吧」
奧莉卡:「但是,我很想要。」
魯維克:「我可不想敲詐妳。」
奧莉卡:「沒關係的。」
魯維克:「那麼…就看是否會賣剩下吧。我也會算妳便宜些的。」
奧莉卡:「嗯。那我就期待著會有存貨囉。」
魯維克:「這樣的話,我可高興不起來呢。」
奧莉卡:「…從前,我也曾有個像這樣的薔薇,薔薇形狀的飾品。但是我已經失去它了。就在巴黎。」
魯維克:「巴黎,在那裡我也曾有過一段回憶。被薔薇所纏繞著的回憶。」
奧莉卡:「你說過你曾住過巴黎吧。但是你的出身是?」
魯維克:「…摩拉瓦。鄉下地方。靠近古拉的故鄉,是個什麼都沒有,貧瘠的地方。」
奧莉卡:「很靠近俄羅斯呢,摩拉瓦。」
魯維克:「妳會想回到故鄉嗎?回到俄羅斯…」
奧莉卡:「該怎麼說呢。你呢?會想回到摩拉瓦嗎?」
魯維克:「回到那個既暗又寒冷,連日光都照射不到的小村落?這怎麼可能!」
奧莉卡:「沒有等著你回去的人嗎?」
魯維克:「沒有,一個都沒有。」
奧莉卡:「我也是一樣呢。要說想回去的地方…並不是俄羅斯…而是巴黎…我想回到巴黎…」
魯維克:「對那邊有所遺憾嗎?」
奧莉卡:「對你而言,沒有遺憾嗎?」
魯維克:「遺憾的事真的是很多呢,在巴黎...。」

在兩人對話的途中,伊薇特出現。
一直注視著兩人。
另一方,蘇妮亞也往這個地區走來。

蘇妮亞:「伊薇特,原來跑到這來了。妳還真的是隨心所欲呢!」
她的出聲,讓魯維克發覺了她們。
蘇妮亞也在此時注意到了魯維克。
蘇妮亞:「怎麼會…」
伊薇特:「你說,在這個世上,真的是非常地反復無常呢,你不這麼認為嗎?魯維克!」

------

7.雷恩的憂鬱

舞台場景轉換為雷恩所經營的餐廳『夜之蝶』。

『餐廳・夜之蝶』

雷恩:
『在這無趣的沙漠夜晚 人生不斷地流逝
就在這一瞬間 將命運什麼的』
雷恩+法蒂瑪:『全部都忘卻,盡情玩樂吧』
雷恩:
『不管是誰
被笑作是傻瓜也好 全身沾滿泥與血也好
總有一天只有我』
雷恩+法蒂瑪:『一定可以到達洲』
雷恩:
『並不是這裡 而是在某個地方的
到與屬於我真正故鄉的女子相遇的日子為止
至少在今天
與你安慰彼此的心』

音樂一轉,蛇的化身一舞而出。
雷恩被其所引誘,與蛇共舞著。
不久後,音樂又回復熱鬧,雷恩再次回到法蒂瑪身邊。
此時,克拉克登場。

雷恩:「歡迎您的光臨,克拉克長官。」
克拉克:「生意不錯嘛,雷恩。」
雷恩:「最好也就是這樣了」
克拉克:「這都是託我的福吧,這樣就好。」
雷恩:「帶長官上席。」
一邊說著,就帶領著其往裡走。
另一方,奧莉卡他們登場。

馬克諾頓:「但是,剛剛先到旅館去真是太愚蠢了。」
渥拉契密爾:「一個人行動真的太危險了。請您一定不要離開我們的身邊。」
馬克諾頓:「一點都沒錯。必須要注意扒手和小偷啊。啊!」
渥拉契密爾:「…啊,那位,就是你!」
渥拉契密爾發現了雷恩,並叫住了他。
雷恩:「(一瞬間嚇了一跳)啊,這不是白天的先生們嗎。」
渥拉契密爾:「因為想難得就到你的店來了。」
馬克諾頓:「說老實話,已經碰上扒手了。如果到完全不認識的人的店會覺得很可怕,所以就決定來這裡。」
雷恩:「咦?啊…那就請您慢慢享用了。(對著身旁的法蒂瑪)這些傢伙真的很愚蠢呢,一點都沒發現啊。」
另一邊,店裡的其中一位舞者・娜迪往這邊走來。
娜迪:「雷恩!」
雷恩:「嗯?」
娜迪:「拉拉來了。從後門那邊。」
雷恩:「饒了我吧…」
阿里:「怎麼了嗎?」
雷恩:「是我老媽」
阿里:「偶爾也要盡盡孝道吧」
雷恩:「別開玩笑了。又要說一些小事。」
阿里:「就聽她說嗎」
雷恩:「真是太無聊了。」

話題繼續著,雷恩看向後門(下方通道的方向)。
娜迪等舞者們很好奇地也靠了過來。
拉拉:「(看向雷恩)雷恩」
雷恩:「媽媽,怎麼了?」
拉拉:「因為你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家,所以…」
雷恩:「因為店裡還很忙啊」
拉拉:「我很擔心…」
雷恩:「沒事的」
拉拉:「但是…」
雷恩:「這是我的工作,沒辦法啊…」
拉拉:「所以我就說了…」
雷恩:「開店就是這樣啊,而且現在才開始順利而已。妳看。」
阿里:「就讓你母親嚐嚐店裡的料理如何?」
莎拉:「對啊,難得伯母特別到這裡來了。」
伊莉絲:「以後可能都不會有機會了」
娜迪:「來,我帶您進去。」
一邊說著,一邊半強拉地著帶著拉拉往裡走。
拉拉:「雷恩…」
雷恩:「(嘆了一口氣)好吧,媽媽妳就好好享用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離開這裡。」
阿里:「你是認真的嗎?」
雷恩:「當然是認真的」
阿里:「如果行得通的話。」
雷恩:「一定可以的!」
在離去時的拉拉仍望著雷恩。在她一旁的是法蒂瑪。
拉拉:「我…真的是很擔心啊…」
法蒂瑪:「雷恩的母親」
拉拉:「什麼事都做不好…」
法蒂瑪:「會有順利的一天的。來,得進去了。」
兩人一起進入了店裡。
另一方,由臉色難看的蘇妮亞陪伴著,伊薇特也來到了店裡。
雷恩:「喂,那個大女演員來了。」
伊薇特:「我可都聽到了,騙子先生。」
雷恩:「歡迎,歡迎光臨!」
伊薇特:「很不錯的店嘛。不過這當然是客套話。」
雷恩:「那真是令人惶恐呢」
蘇妮亞:「伊薇特,別跟這種男人嚼舌根了。」
雷恩:「…妳…好像也認識魯維克呢!」
伊薇特:「你看到了?」
雷恩:「真是感動的再會呢。」
蘇妮亞:「伊薇特,我們只是來跟那個小長官打招呼而已。」
雷恩:「沒錯,我帶你們過去吧。」
一邊說著,一邊往裡走,伊薇特則發現也在場的奧莉卡。
伊薇特:「妳好,我們在旅館見過面吧。」
奧莉卡:「咦?啊啊!」
伊薇特:「我是伊薇特・丹勃瓦茲。雖然只是藝名。」
奧莉卡:「我是奧莉卡・歐布萊…」
伊薇特:「我想問妳一件事。妳認識魯維克嗎?」
奧莉卡:「不…今天是第一次見面…那…」
伊薇特:「那太好了!我是他很久的朋友了。我這樣說,妳應該了解吧?如果不是笨蛋的話。」
奧莉卡:「咦?」
伊薇特:「唉呀,討厭。妳真的是笨蛋嗎?」
蘇妮亞:「妳到底在做什麼,快過來。」
伊薇特:「(制止蘇妮亞)我是那個人的朋友。就是旅館的主人,紳士・庫貝爾特,我跟他是朋友。」
奧莉卡:「您到底想說什麼?」
伊薇特:「就是對妳這樣的角色,我想怎樣就怎麼樣。」
馬克諾頓:「這…這是恐嚇!」
渥拉契密爾:「我們可不能聽過就算!」
伊薇特:「妳還有擁護者呢,小姐」
馬克諾頓:「是”夫人”!」
伊薇特:「唉呀,已經是人家妻子啦」
渥拉契密爾:「妳!!」
說著,抓住了伊薇特的手。但是,再伊薇特甩開他的手的同時,也打向渥拉契密爾。這突然的攻擊出乎渥拉契密爾的意料外,因而跌坐在地。
伊薇特:「不要隨便碰我!」
渥拉契密爾:「好痛」
蘇菲亞:「沒事吧?(對著伊薇特)妳…」
伊薇特:「怎樣?」
蘇菲亞:「雖然有些失禮,但妳認識我父親嗎?」
伊薇特:「父親?」
蘇菲亞:「我是庫貝爾特的女兒。」
蘇妮亞:「啊…」
伊薇特:「庫貝爾特的女兒…」
蘇菲亞:「因為妳提到了家父的名字,我不能當作沒聽到。妳到底是…」
伊薇特:「唉呀,妳不知道我嗎?真的不愧是在非洲長大的呢!」
蘇菲亞:「快停止,伊薇特!妳在旅館喝過酒了吧?」
奧莉卡:「那我…先失禮了…」
渥拉契密爾:「奧莉卡小姐!(對著蘇菲亞)謝謝妳!」
奧莉卡離去。
渥拉契密爾追了上去,馬克諾頓則先留下付帳。
伊薇特:「真是不聰明的女人」
蘇菲亞:「妳…真是個可憐的人。」
伊薇特:「妳有什麼意見嗎!」
克拉克長官從另一方出現。
克拉克「喂,伊薇特來了嗎?」
幾乎是同時,魯維克也出現。
伊薇特:「(瞥了魯維克一眼)真是可惜啊。那位夫人已經回去了。」
丟下這些話後,伊薇特便隨著克拉克進入裡邊。
蘇妮亞:「(對著魯維克)拜託你,不要再和我們扯上關係了!」
接著,蘇妮亞也跟了上去。
魯維克:「我這邊才是呢…」

雷恩:「喂,魯維克。這女人真不得了。」
魯維克:「大女演員。」
蘇菲亞:「魯維克,那個人…!」
魯維克:「妳怎麼會在這裡!先生知道嗎?會挨罵的,快點回家去!(轉向雷恩)那麼,是要說工作的事吧?」
雷恩:「沒錯。」
一邊說著,一邊帶著魯維克走向一邊。
雷恩:「現在我這邊希望能完全一個大計劃。」
魯維克:「現在做的事還不夠嗎」
雷恩:「現在能賺到的不過是勉強維生罷了。那樣根本不能滿足。」
魯維克:「你想要怎麼做?」
雷恩:「我希望能前往巴黎。」
魯維克:「雷恩,到了巴黎又如何?在那裡還不是騙子一堆。在騙子群中行騙,又有什麼意義?」
雷恩:「明明是個詐欺師還敢說呢!」
魯維克:「給我住口,虛偽的傢伙」
雷恩:「滿嘴胡言的傢伙」
魯維克:「這個大騙子」
雷恩:
『欺騙愚蠢的傢伙們
所得到的微薄的好處』
魯維克:『在存活邊緣最低底限下的謊言』
雷恩:
『不會到危害生命的地步
必需避免造成大騷動
就是這樣吧』
魯維克:『對於連懷疑都不懂的人們』
雷恩:『那些愚蠢的有錢人』
魯維克:『純真無瑕的小羊們』
雷恩:
『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
也不會吃到骨頭都不剩』
魯維克:『你可別太得意忘形了』
雷恩:『我只在可控制的明朗情況下行事』
魯維克:
『你這可是在玩火
絕對不作生命的賭注
不走危險的橋路』
雷恩:『但是這樣的話 只會被小看
反正我只是個廉價的小惡徒
我先上了』
魯維克:『有什麼』
雷恩:『會被發現』
魯維克:『不滿』
雷恩:『不安』
魯維克:『過頭』
雷恩:『只是這樣』
魯維克:
『如果期望太高
只會搞砸一切
照現行的情況維持下去
我就已經滿足了
即使到未來也一樣』
雷恩:『對什麼樣的事物』
魯維克:『有所期待』
雷恩、魯維克:『什麼樣的壞事』
雷恩、魯維克:『沒有溫度的』
雷恩:『夢再也不想看見』
二人:『想要湮滅一切的 混帳傢伙』
雷恩:『真令人不愉快的』
魯維克:『無謀的』
二人:『無可救藥的男人!』

阿里走近這兩人。

阿里:「雷恩,也讓我聽聽看吧。有什麼好康的事。」
雷恩:「嗯...。聽好了。現在,北方地方發生了暴動。這樣外國人有些心慌。」
魯維克:「是沒錯。但是,瑪拉喀什這邊還很平靜。」
雷恩:「所以說,要趁隙而入啊。」
阿里:「你打算怎麼做?」
雷恩:「利用鐵路。」
魯維克:「鐵路?」
雷恩:「武裝起來的柏柏爾人準備破壞鐵路,將包圍並奪取瑪拉喀什。但是大家放心。只有我知道如何逃脫的通道在哪裡。」
伊凡:「真的嗎?」
哈珊:「當然是騙人的。這才是騙術啊!」
雷恩:『眼神開始改變 慌亂了起來』
哈珊:「白皮膚的」
阿里:「外國人」
雷恩:『只會跪著祈求活命』
伊凡:「有錢的」
阿里:「外國人」
魯維克:『只會錯失逃出的方法』
阿里:「會造成恐慌」
魯維克:『只會如履薄冰』
雷恩:「愚蠢的」
阿里:「外國人」
雷恩:『將謠言擴大,我就將接收白人的錢財』
雷恩:「如果是我,就一定可以辦得到。因為我將得到信任。因為我是一半白人,一半柏柏爾的混血兒。」
魯維克:「但也可能因此而不被信任。」
雷恩:「沒問題的,我騙得過他們的。」
魯維克:「事情不會那麼順利的。」
雷恩:「我已經有把店捨棄的覺悟了。」
阿里:「對店裡的人...」
雷恩:「一切都是保密的。」
阿里:「是真的嗎」
雷恩:「當然是…」
阿里:『如果背叛了同伴 這種半調子的傢伙,將由我解決掉』
雷恩:「隨便你!」
魯維克:『這是無謀的計劃。』
雷恩:「住口」
魯維克:「太亂來了」
雷恩:「沒事的」
伊凡:「令人覺得不安」
雷恩:「什麼不安」
哈珊:「這傢伙」
阿里:「是外國人啊」
雷恩:「囉嗦!由我來擔全部的責任!」
阿里:「你可別忘了你說過的這句話。」
魯維克:「這次就別把我算在內吧」
雷恩:「魯維克!」

談話結束後,阿里他們離去。
法蒂瑪提心吊膽地出了聲。

法蒂瑪:「在談什麼呢?」
雷恩:「跟妳沒關係。」
法蒂瑪:「當然有關係!」
雷恩:「別管我了!」
法蒂瑪:「雷恩,你打算離開吧。到遙遠的地方去。」
雷恩:「我不就在這裡嗎?」
法蒂瑪:「你說的話根本不能信!」
雷恩:「是啊。最好不要相信!」

雷恩也接著離去。
同時,克拉克正從暗處偷看著。
舞台在此時轉換。

------

8.奧莉卡的憂鬱

庫貝爾特在旅館的中庭出現。伊薇特跟在身旁。

庫貝爾特:「然後克拉克長官怎麼了?」
伊薇特:「結果醉倒了。」
庫貝爾特:「妳可要小心點。雖然他看起來是那個樣子,其實是很害的人。」
伊薇特:「您還是這麼溫柔呢。跟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庫貝爾特:「我一點都不溫柔。我把妳丟下,從巴黎逃開了。因為科西嘉人內部組織的抗爭,我遭到追擊…才會來到這個邊境地帶。但是還是可以住人的地方就是了。比起這個,妳…」
伊薇特:「我?我已經不行了。」
庫貝爾特:「工作上嗎…」
伊薇特:「不管哪方面都是。現在留在手中的,只有那朵金色的薔薇。是你讓魯維克來到這裡的吧。」
庫貝爾特:「你們碰面時鬧得不愉快嗎。那樣的話…」
伊薇特:「您果然還是非常溫柔呢。您女兒很幸福。」
庫貝爾特:「妳們見到面了嗎…」
說完,庫貝爾特便先行離去。
伊薇特:「(對著奧莉卡)對妳真的很抱歉。我說了很過份的話。」
奧莉卡:「那個…我倒是想請問…」
伊薇特:「我是個沒用的女人。氣血一衝上來,就整個控制不住自己。魯維克…是我從前的戀人。很久以前的事了。過去的…傷痕…。」

發現了在場的魯維克,伊薇特快步離開。

奧莉卡:「不追上去…沒關係嗎?」
魯維克:「…我們談談其他的事吧。跟妳一起。如果可以的話,可以一起散個步嗎?還是妳已經準備要休息了?」
奧莉卡:「不,因為我也睡不著。」
魯維克:「因為擔心妳先生嗎?」
奧莉卡:「嗯…是吧。一定是的。」
魯維克:「明明在說自己的事卻感覺起來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樣呢…」
奧莉卡:「你在意嗎?」
魯維克:「…是啊」
奧莉卡:「…也許…我是沒有自信吧。對自己…。」
魯維克:「對自己…」
奧莉卡:「你有自信嗎?對於現在的自己?你能說你真是依照自己的意志來到這個地方的嗎…」
魯維克:「…這個…」
奧莉卡:「我覺得,我一直都是隨著情勢而走到這一步。所以,我一點自信都沒有。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冀望著什麼。還有,到底真正愛著誰。」
魯維克:「妳不就是為了尋找丈夫才來到這裡的嗎?」
奧莉卡:「…對於我是否真的愛他,我真的搞不清楚。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會來到這裡。我想如果來到了這裡,也許…可以了解到什麼…」
魯維克:「來了之後,覺得如何呢?」
奧莉卡:「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魯維克:「一次也好,真的什麼都沒感覺到嗎。自己所決定、所選擇的道路…」

奧莉卡:
『一次…只有一次…
但是 那只是一個錯誤』
魯維克:
『錯誤的事情總是一堆,不管是什麼
每個人總是會犯下許多的錯誤』
奧莉卡:「你也是嗎…」
魯維克:「沒錯,我也是。只是,我並不想認為那些就是所謂的錯誤。」
魯維克:『雖然那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錯誤罷了』
奧莉卡:「那是…」
魯維克:「可笑的話題。愚蠢的故事罷了。」
奧莉卡:「你曾被誰愛過嗎?」
魯維克:「…是的。就在巴黎。」
奧莉卡:「巴黎。是啊,巴黎就是那樣的街道呢。」
魯維克:「妳也是嗎,在巴黎…。」
奧莉卡:「所以,想到巴黎,浮現的盡是悲傷的回憶。但是,如果回得去的話…我還是想回去。」
魯維克:「但是…」
奧莉卡:「已經回不去了。」

奧莉卡:『為什麼』
魯維克:『對於巴黎』
奧莉卡:『無法忘懷』
魯維克:『無法忘懷』
奧莉卡:『為什麼』
魯維克:『如此思慕著巴黎』
奧莉卡: 『如此思慕著』
魯維克:『曾經在巴黎失去了一切』
奧莉卡:『明明是如此 卻還是』
魯維克:『那是甜蜜的痛苦』
二人:『就像是溫柔的嘲弄一般』

蘇妮亞:
『浮現的回憶是那徬徨又冰凍的街道
造訪昨日才棲宿的家園
用慰藉的言語來填滿
這飢渴的心 欺騙著自己
過往有過的夢已死 燃燒的火焰也消逝
難以以道理勸解的愚者們
無法斷絕內心的悲嘆與後悔
仍不斷地敲著已崩壞的家園之門』

------

9. 虛幻的巴黎(香頌)

過去的幻影
在紅磨坊的伊薇特。
『La fine fleur du Moulin Rouge(紅磨坊之花)』

伊薇特:
『Bonjour Bonsoir!
Monsieur C’est bien
今天能擁抱著我的人
會是誰呢
Bonjour Bonsoir!
Messieurs! Ce n’est pas bien!
不是誰都可以
是啊
也許 Monsieur!
只有你一人的話無所謂
但是不行唷 Oui et Non
別想用誓言來強制束縛我!』

魯維克:『妳就好像是
出現在幻夢之中的
在巴黎的夜晚中遨翔的天鵝
從出生以來
第一次感受到這無法傳達的思念
是如此地讓我心焦』

魯維克因憧憬著伊薇特因此向她靠近,但是他既貧窮、又無錢財,在無奈下只好成為清潔工才得以留在此地。

伊薇特:『捨棄了貧瘠的故鄉
捨棄了曾經悲慘不堪的自己
像隻野狗一般地
在巴黎的角落 
尋找著失落的幸福
在身後的是心愛的故鄉
悲慘地從那兒逃出 尋求著生存之路
像隻野狗一般地
在巴黎的角落
尋找著失落的幸福』

舞台的另一方,奧莉卡登場。
是從革命中逃出的亡命貴族。她在歌劇院跳著舞,與同是白俄羅斯人的亞歷山大初次見面。
亞歷山大也向奧莉卡接近。

『L’Opera(歌劇院)』

娜塔莉亞:『夠了 奧莉卡
那個既無地位又無身份的芭蕾舞者
和我們一樣是俄羅斯的逃亡者
是既悲慘又可憐的貧窮人啊』

娜塔莉亞:「好啊,我們原本所擁有的資產大部份都已經在俄羅斯被凍結了。要奪回來可能得花一些時間。在這段期間…」
奧莉卡:「要賣掉珠寶嗎…?」
娜塔莉亞:「各位請看啊!這是從革命的戰火中逃出的我們,抱著必死的決心所帶出來的。」
娜塔莉亞:『我們一族的先祖被皇帝所御賜的-黃金的薔薇』
布諾瓦:「真是太棒了,你看是不是。金達。以你鑑定家的眼光來看。」
金達:「好美。但是,非常地…」
布諾瓦:「無法出手?是啊。但是如果不投下我全部的財產的話…」
金達:「但是。真的是太美了。是人間的至寶啊」
布諾瓦:「如果能將它送到她的手中…」
金達:「不會吧,你要將這個送給那個倍受寵愛的女演員?不可以!怎麼可以!那是…能夠得到它的,只有更高貴的,了解它的真正價值的人啊…但是…」
金達被鮮紅的薔薇給誘惑。

然後,還有另一個人。

亞歷山大:「…瓦倫高夫家的財產。本想如果可以跟她結婚的話,應該就可以得到手的…」
奧莉卡:「亞歷山大,你是因為財產才接近我的嗎?瓦倫高夫家的財產…」
娜塔莉亞:「財產的話,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奧莉卡!」
亞歷山大便從奧莉卡的眼前消失。
奧莉卡無力地蹲了下來。
另一方,克利弗登場。

『La pluie(雨)』

克利弗:『在雨中 交錯而過的
是妳濕潤的眼眸
沾濕妳臉頰的 是雨滴 還是妳的淚珠
就像是星光一般
虛幻地散落 在夜晚的街道中迷路的孩子們
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伸手他的手』

娜塔莉亞:『是貴族出身的呢
真是太好了 奧莉卡
比起那個芭蕾舞者 不知好了幾百被
真是太好了 奧莉卡』
娜塔莉亞:「黃金薔薇 也已經賣出去了」
娜塔莉亞:『這樣就可以安心了
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奧莉卡』

金達:「到底是誰!得標的人…是你嗎…」
布諾瓦:「真是太可惜了,並不是我。但是,那朵薔薇的去向是一樣的。將會到達那女演員的手中。」
金達:「你說什麼?」
布諾瓦:「那個人,也是那個女人的後援者。真是太令人悔恨了…!」

庫貝爾特,手持著黃金薔薇出現。

金達:「只是一種褻瀆。是對藝術以及美的褻瀆啊!」
布諾瓦:「我可不會這樣就心服口服。」
金達:「當然。本來就是如此。」

魯維克:
『這是
我所能給妳的
真正的
這是…
我所能給妳的真正的禮物』
伊薇特:
『這是
從你那兒得到的
真正的
這是…
從你那兒所得到的贈禮』

布諾瓦:「伊薇特!」

激動的布諾瓦襲向了伊薇特。
在魯維克與布諾瓦混亂的扭打中,最後,伊薇特對布諾瓦開了槍。

魯維克:「…是我。這是我做的。聽好了,這些都是我做的!」

『C’est fini』

蘇妮亞:『背負著罪惡』
伊薇特:『那個人走了…』
蘇妮亞:『等待著天明』
伊薇特:『那個人走了…』
蘇妮亞:
『全部都已經結束了…
全部都已經結束了…』

------

10.悔恨的二重奏

舞台回到原本的瑪拉喀什。
即將黎明的道路。
魯維克及奧莉卡就在此處。

魯維克:「讓妳陪了我這麼久…也該回房間了…再不回去就快要…」
奧莉卡:「…就快要…」
魯維克:「就快天亮了」
奧莉卡:「我討厭天亮。真希望,這樣的夜晚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魯維克:「為什麼?」
奧莉卡:「因為我覺得不安。覺得什麼都無法開始就迎接天明的話…」
魯維克:「那就開始不就得了」
奧莉卡:「有什麼可以開始的呢」
魯維克:「總而言之,總有什麼會…」
奧莉卡:「待在你的身邊,就會想起那天的巴黎。」
魯維克:「到此為止吧」
奧莉卡:「就好像回到藏在內心深處,那一天的無助自己一樣,無法自己…」
魯維克:「別再說了…」
奧莉卡:「不自覺得,感到寂寞。非常寂寞地,不能自己地想起了那段回憶。」
魯維克:「並不是因為想起回憶…只是因為一直太寂寞罷了。」
奧莉卡:「我…」
魯維克:「妳…」
奧莉卡:「你…」
魯維克:「我…」
奧莉卡與魯維克相依在一起。
魯維克:「妳只是有些心亂…只是這樣而已...。」
奧莉卡:「不。」
魯維克:「如果不是的話?」
奧莉卡:「也許…一定…不,絕對不是。要說為什麼的話…」
魯維克:「那是…」
奧莉卡:「因為從你身上,可以感受到巴黎的氣息。那樣相同的傷口,怎麼也動彈不得,只能那樣蹲在街角,這樣留在巴黎的景象,我在你的身上也可以看到。你跟我是一樣的。」
魯維克:「就像是相同的,在傷痛中佇立的巴黎的夢想。在妳的身上。」
奧莉卡:「在你我之中。」
魯維克:「所以…」
奧莉卡:「如果是與你的話,也許可以回得去巴黎。將那已無法回復的…」
魯維克:「那天的巴黎。已經回不去了。」
奧莉卡:「回不去…」
魯維克:「只留下所謂巴黎之夢的遺憾…」
奧莉卡:「所以,我們…現在,只能懷抱著幻想而在一起。」
魯維克:「只是…一場虛幻…」
奧莉卡:「但是,即使只是如此。只有這樣也就夠了。這就是我所渴望著的。」
魯維克:「…在黎明來到前為止。就只到那個時候。」
奧莉卡:「是的。在這短暫的時刻。因為…這就是…將這已該結束的戀情,由我
們兩個再度開始而已…」

兩人靜靜地相擁。
兩人的雙手交握…朝日的陽光,開始照耀著兩人。
兩為為黎明的造訪而感到顫慄。
然後,聽到了聲音。

克利弗:「奧莉卡!」

在舞台的一角。

穆漢瑪特:「喂!發現英國的測量隊了!」
喬治:「得救了嗎?怎麼樣?」
伊布拉希爾:「一個人,只有一個人!」
光線照向了那個人。是隊員愛華。
愛華:「真的是很大的沙塵暴。我們在沙漠的迷途中…生活了好幾天。大家都紛紛倒下…一個一個分離。這是奇蹟。居然可以得救…。其他的人?我不知道…大家…都走散了…。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

11. 阿拉伯・華爾滋

他與她的親屬。
伊莉莎白:「克利弗…我的弟弟…他真的死在非洲…?」
強森:「目前是還沒有發現遺體…」
伊莉莎白:「就算是這樣……」
娜塔莉亞:「已經沒有必要留在摩洛哥了吧?」
琉妲:「我馬上去發電報」
娜塔莉亞:「這樣就可以得到遺產了呢,奧莉卡」

然後轉到雷恩處。

雷恩:「我已經受夠了,這個地方。這個國家。這塊大陸。我準備要離開了。到巴黎。我一定會成功。成為有錢人。過好生活。」
法蒂瑪:「雷恩…你真的要走嗎…」
雷恩:「沒錯,到巴黎!」

再回到魯維克及奧莉卡。

奧莉卡:「為什麼…到了現在才…」
魯維克:「一起,去巴黎吧」
奧莉卡:「不可能的」
魯維克:「沒有不可能的。就讓一切重新來過吧,在巴黎。明天,不,就從今晚開始。就在這個街道。」
奧莉卡:「與你」
魯維克:「沒錯。」
奧莉卡:「我?」
魯維克:「兩人一起」
奧莉卡:「是夢…是要延續之前的夢吧…」
魯維克:「從巴黎,一切都重新來過。就在那裡,迎接黎明的到來。真正的黎明。」

魯維克:
『拾起已捨棄的夢想
站起身來往前走 朝著陽光照射的道路
為那已被忘卻的生命而喜
明日 又將在明日延續著自己的生命
將這個沒有目標 也沒有任何冀望
只有一絲氣息
虛度光陰的軀殼捨去
埋葬在明日的青空中
在染上了朝霞色彩的沙漠中
無論走到何處  都將與妳在一起』

魯維克與伊薇特相遇。
兩人本都有些猶豫。但魯維克先行離去。
伊薇特:「魯維克!」
稍候則是伊薇特與蘇妮亞。
伊薇特:「沒辦法。我還是無法回巴黎去。」
蘇妮亞:「但是,妳打算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
伊薇特:「昨天,我看到那個國人了。那個令人感覺陰森的傢伙…」
蘇妮亞:「那樣的男人…」
伊薇特:「我需要先生的力量。我…必須要有人來保護我…」
蘇妮亞:「我可以啊」
伊薇特:「那,妳就去把那個男人給我殺了呀!」

庫貝爾特登場。

庫貝爾特:「那個國人是在找一樣東西。」
蘇妮亞:「就是那個你託給魯維克贈送的金色薔薇。」
庫貝爾特:「妳知道了?」
蘇妮亞:「因為是女兒的事啊。我們的女兒。」

------

12.金色的薔薇

一直被暗所包圍的國人・金達。
他與伊薇特的對唱。

『伊薇特與金達』

金達:
『從那一天 那一天的巴黎以來
所有的一切 都瘋狂了
在我的腦中 像是要燃燒殆盡一般 那薔薇的花朵』
伊薇特:
『那段纏繞著禁忌之罪的回憶 一直想要忘卻
但是 那朵薔薇 是那個人 送給我的禮物』
金達:
『妳是污穢的 你們的罪過
就害怕著被審判就夠了』
伊薇特:
『我並祈望什麼人來赦免我
我一直在等待著被處決的日子的到來』
金達:
『現在還不能讓妳得到解放
就繼續痛苦下去吧』
伊薇特:
『我已經不行了 一切都已經支離破碎
連心都在哭喊著』
金達:
『曝露出妳苦悶的姿態
跳出這不成形的舞蹈吧』
伊薇特:『我無法舞蹈 內心已經崩潰』
金達:『在內心開始 不斷擴散的是 不安』
二人:『在身後逐漸迫近 連看到影子都感到膽怯』
金達:『妳只能劃開妳的手腕了』
伊薇特:
『劃開手腕
這朵薔薇的光輝 是帶領我向地獄的誘惑』
金達:『就讓目睹妳結局的最後吧』
二人:『這段戀情的結束
和血的味道是多麼地相應』

伊薇特將手中的小刀劃上了手腕。

------

13.伊薇特的枕邊

伊薇特與魯維克的二重唱。

『伊薇特與魯維克』

蘇妮亞欲跑到伊薇特的身邊。
蘇妮亞:「伊薇特!妳!」
接著是庫貝爾特及魯維克的出現。
伊薇特與魯維克見到了面。

伊薇特:
『明明一切都已經改變了
但是我就是無法忍受
將自己所造成的傷痛
都歸咎於你
對不起
我的這段無法變得成熟 幼稚的戀情
吶 就將它捨棄吧 』
魯維克:
『不管是什麼我都接受 並背負於身
看不清去向 沉醉在悲劇之中
誰也拯救不了
這段弔唁著薔薇回憶的旅程
應該是只有一個人獨行』

------

14.拂曉

雷恩:「各位聽好了。我這邊得到將有可怕的柏柏爾人將帶領人馬來包含瑪拉喀什。他們打算破壞鐵路,將白人…也就是各位都殺光…」
蘇珊娜:「咦──」
雷恩:「但是,沒問題的。我和我的同伴們,都已經說好了。我送大家到安全的地方。」

從另一方,克拉克長官出現。

克拉克:「演講就到此為止了吧,雷恩。這位小姐都已經全部告訴我們了。」
說著,法蒂瑪突然出現。
雷恩:「妳…!?」
法蒂瑪:「因為…我覺得很害怕…。這麼大的一個事件…」
克拉克:「各位。這個男人是個騙子唷。瑪拉喀什目前是平安無事的。」
瑪爾特:「騙人的?」
克拉克:「貨真價實的謊言。」
蘇珊娜:「你這個大騙子!」
克勞:「你欺騙了我們!」
人們開始漫罵著。
雷恩:「各位,各位,你們先冷靜一點…」
蘇珊娜:「你們這些說謊的柏柏爾人!」
娜迪:「柏柏爾人並不是全都是騙子啊!是他!」
莎拉:「是雷恩!我們也是被雷恩騙了啊!」
全員開始對雷恩有所非議。
克拉克:「現在你要去的地方不是巴黎,而是牢獄!」
說完,克拉克便吹響了哨子。

樂聲響起。

雷恩逃向了銀橋。

法蒂瑪:「雷恩!」

雷恩的歌曲。

雷恩:
『我有個預感 這將是個愚蠢的結局
破滅的腳步聲 確實可得聽得見
即使是如此 還是想試一試自己的力量
違抗既定的命運
但是 雙手被拘束 腳踝被捉住
到某處 逃得遠遠地 即使哪裡都好
在嘶吼的回聲中
所能傳遞到的人們也不存在的地方』

在大舞台上,克拉克以下的警官並排著。
雷恩繼續逃亡著。
另一方出現的是魯維克。

魯維克:「雷恩!出了什麼事!」
雷恩:「救我!幫我向紳士・庫貝爾特求救!」
魯維克:「引這這麼大的騷動…」
雷恩:「你要見死不救嗎?你要丟下我嗎!?要把我…」
魯維克:「先逃到沙漠去吧」
雷恩:「我不要!」
魯維克:「雷恩!!」
雷恩:「我…我想要到巴黎去啊…!」
雷恩推開了魯維克的手而跑開。
魯維克:「到巴黎…巴黎那樣的地方…根本是到不了的不是嗎…巴黎那種地方…」
驀地,魯維克回頭看,但到的是站立於身後的金達。

金達:「我一直在追尋著…那朵金色的薔薇。我無法原諒,你們污染了這朵薔薇。不管是你,還是那個女人。這個罪必須用你們的血來償還。就用你們的血來洗淨這朵薔薇。」
魯維克與金達陷入扭打。
過了一會兒。
魯維克雖被金達所傷,但是也同時將金達給打倒。
魯維克拖著顛簸的腳步站了起來。
在人群中消失蹤影。
另一方雷恩出現。
他從人群中荒張地跑出。

雷恩:「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就玩完呢!」
同時卻響起槍聲。
雷恩僵直了身體,在他身後的是阿里。
阿里:「我可不想被你牽連入獄!」
雷恩:「我們…不是同伴嗎…」
阿里:「我們才不是同伴!」
雷恩:「我們…」
阿里:「我們怎麼可能是同伴。你啊,還是快點上白人的天國去吧!」
雷恩:「我…」
槍聲再次響起。阿里接著離去。
雷恩:「我…怎麼可能上得了白人的天國…。我…到底…會到哪裡…到底哪裡…才是我的……」
雷恩話未完便倒下,氣絕身亡。
人群再次出現。雷恩的母親拉拉登場。
她在半瘋狂的情緒下哭著呼喚兒子的名字。

拉拉:「雷恩、雷恩、雷恩!!」

舞台開始轉換。
在吵雜中,渥拉契密爾與馬克諾頓跑了出來。

馬克諾頓:「你怎麼會沒發覺她不見了呢?」
渥拉契密爾:「這有什麼辦法,我們又不是在監視她!」
馬克諾頓:「偏偏在這樣的夜晚…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騷動…」
渥拉契密爾:「好像是在抓什麼大人物吧」

奧莉卡發現他們兩人,便躲了起來。
與兩人錯身而過…接著,取而代之出現的是魯維克。
魯維克:「奧莉卡。」
奧莉卡:「魯維克…我正等著你呢」
魯維克:「我無法和妳…一起到巴黎去了…」
奧莉卡:「無法…?但是…」
魯維克:「現在到處都是警察在街道上。今天最好是不是上街外出比較好。」
奧莉卡:「那麼…」
魯維克:「明天、後天也是一樣。已經沒辦法了。沒辦法和妳一起走。」
奧莉卡:「…為什麼…」
魯維克:「因為那只是個無聊的,夢罷了。與妳一起到巴黎這件事…」
奧莉卡:「為什麼?」
魯維克:「我無法讓妳幸福。」
奧莉卡:「對我而言,與你一起前往就是幸福了。」
魯維克:「沒辦法的。已經,沒有時間了…」
奧莉卡:「從現在開始…有的是時間啊…從現在開始…」
魯維克:「我曾經想與妳一起埋葬那段失去的時間。但是,現在已經無法做到了。」
奧莉卡:「太過份了,為什麼會…」
魯維克:「我就是這麼過份的男人。妳又和過份的男人扯上關係了呢…」
奧莉卡:「你…」
魯維克:「我們不過是交錯而過的人罷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奧莉卡:「那麼,你呢?你的幸福又在哪裡呢?」
魯維克:「…至少,並不在這裡。不存在這個地上的任何地方。」
說著,魯維克留下了金色的薔薇。
奧莉卡在他離去之後發現了薔薇。

奧莉卡:「這是…為什麼…怎麼會…」

另一方,渥拉契密爾與馬克諾頓走了過來。

渥拉契密爾:「奧莉卡!妳…」
馬克諾頓:「那是…」
奧莉卡:「那個人…留給我的…是我曾經失去過的東西,用這樣的方式回到我的身邊…但是…你…你卻…」

音樂響起。

舞台開始回轉。

站在舞台中央的是魯維克。
他已身受傷害。
另一方,亞曼與伊茲梅爾出現。

亞曼:『ショーフィ ショーフィ』
伊茲梅爾:『每個人都在尋找著』
亞曼:『ハンムラ ドゥリラー』
伊茲梅爾:『幸福的美夢』
亞曼:『アージア ファクラーシェッティ』
伊茲梅爾:『應該就存在這裡的』
亞曼:『メーズヤン メーズナー』

魯維克:
『仰望著天空 被埋藏在盡頭
星星閃耀的瞬間 依著路標
跨越過銀河 跨越過星座
想要尋找著黎明的國度』

魯維克站起了身。
向一群穿著藍色的流浪者們望去。
在人群中間的是克利弗。
魯維克與克利弗擦身而過。
一瞬間,魯維克雖然停下了腳步,克利弗則被溫柔地指引向前。
魯維克伸出了手,將一樣東西交給了克利弗。
那是沙漠薔薇。

------

15.終曲 Ⅰ

瑪拉喀什。生還的克利弗被人群所包圍。
另一方是伊莉莎白與強森。
伊莉莎白:「我弟弟,你說克利弗還活著,活著在瑪拉喀什出現了?」
強森:「是的,沒錯。」
伊莉莎白:「真的是太好了。這樣一切都可以安心了。」

渥拉契密爾帶著奧莉卡一起走出。
克利弗:「妳真的來到這裡了呢,來到這個瑪拉喀什。」
奧莉卡:「…你真的沒是太好了」
克利弗:「得到流浪者的幫助。然後,來到了這裡。雖然沒什麼東西可以送給妳的…至今,把這個送給妳。(看著石頭)是很稀奇的,石頭所形成的薔薇呢。」
奧莉卡:「是的,在沙漠中開放的石之花啊。…我,該說什麼好呢…」
克利弗:「從現在開始…一切都從現在開始!…不論發生過什麼樣的是…所有的一切…都從現在…這個瞬間重新開始。我不再回顧過去。」
奧莉卡:「忘卻過去…不再回頭看…」
克利弗:「沒錯。就這麼做吧。該怎麼說。…我們之間…根本什麼都還沒有開始啊…我們兩人的旅程。」
克利弗擁抱住了奧莉卡。

另一方,克拉克與庫貝爾特登場。
克拉克:「別把我想得太壞。偶爾還是要來個大掃除的。」
說完,克拉克便先行離去。
庫貝爾特:「我可沒那個權力呢。」
往這邊走來的是蘇妮亞及伊薇特。
庫貝爾特:「身體好些了吧?」
伊薇特:「(點頭示意)」
蘇妮亞:「令千金就要結婚了吧。」
庫貝爾特:「是啊。跟那位俄羅斯青年。」
蘇妮亞:「真是不錯。」
庫貝爾特:「孩子總有一天是要離開自己的手邊的。妳也是。」
蘇妮亞:「…她還是個孩子啊…」
庫貝爾特:「希望妳們幸福…」
蘇妮亞:「一定會的,無論如何…!」

音樂響起。

人群三三五五地散去。
站立在中樣的是法蒂瑪。
她靜靜地開始舞著。
與她的舞蹈呼應的是蛇之舞。

------

16.終曲 Ⅱ

與序曲時是相同的沙漠。
魯維克(幻影)登場。在滿天的星空下,是持續旅程的旅人們。
星空下的流浪者。雷恩出現。
他也在此時,加入了旅人們的行列,往沙漠而行。

『魯維克的主題曲(Rep)』

魯維克:
『原本應該有什麼 掌握在手中的
看見了年幼時的夢想 除了夢想之外什麼都沒有
膽怯的心靈 是誰也無法了解
尋找著自己所拋向遠方的溫柔
無法再次回去的 震撼著內心的那段日子
十指交錯著 那一剎那的傷痛
到了現在 即使希望遺忘 卻怎麼也忘卻不了
醜陋的痔 不時抽痛的傷口
只要看著鏡中所映照出的自己
就想要逃走
直到淚雨乾涸 直到世界的盡頭
直到乾涸 世界的盡頭』


以上譯自Takarazuka Stage Collection Le Cinq Vol.74

theme : 宝塚
genre : アイドル・芸能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完成了呀~~~辛苦辛苦~~
啊~可以做字幕版了啊~~~

一點也沒錯啊~~(←目的所在~!)

我是跟着沾光的……嘿嘿
爬去研究怎么把字幕合成到dvd里……

可以用微軟內建的WMK去做...
只是還要自己一筆一筆輸入很煩-3-

昨天就開始弄字幕檔了...
轉檔也是比較花時間的工作呢...

一句一句插真的是很累人的...!!
我一個早上也不過弄好20分鍾左右的字幕檔啊...

寶塚原版影片好像也不太愛放字幕
奇怪...
是用來訓練日文聽力嗎@@

日本的帶子,不僅是寶塚,
幾乎都是沒有字幕的~
像電視節目也是啊~
我想這是習慣的問題,
他們習慣沒有字幕就像我們習慣有字幕是一樣的...
應該只有伊莉莎白系列DVD有歌詞的字幕~~
因為伊莉莎白是以"歌曲"為主~

版主您好
今天偶然路過,發現這裡真是個寶庫
我非常喜歡紅色墓標這齣戲,但從來沒得到共鳴,總覺得很寂寞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有人跟我一樣喜歡它,而且還做了全本翻譯,真是太感動了,沒有愛是做不成這樣的大事的
沒事,只是表達一下我的感動和感激!

的確是滿難得遇到同好的啊~~/////////
沒錯~~!!!真的是要有愛啊~~!!!(握拳)
我的話其實應該說是因為這部是Juri的大劇場退團作的關係所以特別注意~///
再加上很喜歡這部的音樂和整體的氣氛~///
Juri能演出這齣劇當大劇場退團作真的是太好了~///(還有重點是在花組啊~!!!!!!!)
Secret

☆★LOVE★☆

女王候補生-安莉可‧立摩朱女王候補生-羅莎莉雅‧‧卡塔爾娜 最愛安莉可 女王候補生-安莉可‧柯蕾特皇帝-Leviath




スミワヤfromLOVEYOU2伊角慎一郎LOVE!月森蓮


ユーリエステル

一起來噗浪~☆

關於我

Prediction

盈盈

Author:盈盈

free counters

一言日記/留言板

最近的記事

↓可由此點選進入主題並回覆↓

最新回應

分類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ほおずき)」

『Chris's Crime』

Blog内搜尋

RSSフィード

私心連結

私心支持

☆★島國同盟★☆